分享按钮 塞罕坝:从荒漠到绿色“海洋” - 农村青年

塞罕坝:从荒漠到绿色“海洋”


2019-07-18 09:48:11

 

五十多年前,塞罕坝还是一片寸草不生、飞鸟不栖的荒漠今天,它摇身一变成为著名的观光胜地—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每天接待万名游客。它不仅造就了中国高寒沙地生态建设的奇迹,也诠释了习总书记的那句话“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塞罕坝究竟遭遇了怎样的曲折命运,它又是如何被修复的呢?  

风景秀丽的国家森林公园

公路蜿蜒攀高,两旁是望不到头的茂密树林,樟子松、油松、落叶松、云杉等,映衬着蓝天。有的地段是大片的白桦林,植被清香扑鼻。这里没有参天古树,树龄看来仅五十年左右。原来,这里就是闻名遐迩的塞罕坝国家森林公园。  

从海拔40多米的酷热北京城区来到海拔1500多米的塞罕坝,感觉就是暑寒两重天。7月的塞罕坝,白天气温21℃,夜间13℃,夜里睡觉得盖厚棉被。  

塞罕坝纬度比北京高两度多,日出比北京早许多。5点钟太阳就出现在东方地平线了。驱车西驶,来到秋狝文化园。这是为再现康熙皇帝当年“木兰秋狝”壮观场景和弘扬清代皇家文化而建的景区。景区有金碧辉煌的三座门中式牌楼,巨幅的木兰秋狝图,宽阔的草场,连绵的青山绿树,相互映衬。  

从秋狝文化园东行,很快就来到七星湖及其北面不远的泰丰湖。七星湖环抱于青山绿树之中。这里有七个小湖,远远望去,排列如天上北斗七星,七星湖因此得名。游客可荡轻舟徜徉碧波间。泰丰湖水面面积0.2平方千米(300亩),湖水清澈见底。

沿国家公路北驶,首先到达的是滦河源头。滦河源头流出的河,是河北省与内蒙古自治区的分界河。河道蜿蜒曲折,水流潺潺,清澈见底。  

沿着木制栈道拾阶而上,还可以近距离欣赏大片美丽的白桦和云杉,这就是塞罕坝著名的景点—白桦坪。白桦树具有生命力顽强、耐严寒气候、适应性强等特点。白桦林本不稀奇,但是一大片簇拥在一起的野生白桦林却并不多见。  

“功勋树”见证荒漠来袭

塞罕坝林场场部西侧设立了塞罕坝展览馆。展示塞罕坝机械林场从“一棵松”到“一片林”的艰苦创业历程,这是几代塞罕坝人接力传承取得的生态文明建设成就。  

在场部东北方向的红松洼,有一整片低矮的樟子松林,远远就能望见一棵20多米高、枝杈密布、主干粗壮的落叶松。据说,其树龄已超过200岁。树干用红布围了起来,塞罕坝人称它为“功勋树”。  

清朝同治年间,它还是茫茫原始森林中的一棵小树。那时的塞罕坝,物产富饶、牲兽繁育,是皇家猎苑木兰围场的一部分。清朝晚期国势渐衰,同治皇帝为弥补国库空虚,大肆伐树,原始森林退化成荒原沙地。展览馆里,几张泛黄的照片记录着当年的惨境:光秃秃的山丘,狂风肆虐的沙地,难觅活物,只有这棵松树岿然挺立。此后,西伯利亚寒风长驱直入,内蒙古高原流沙大举南进……  

落叶松唤回昔日美景

20世纪60年代初,国家决定在塞罕坝建一座大型国有机械林场。1961年,时任林业部国营林场管理总局副局长刘琨带着6位专家登上塞罕坝。经过专家们分析比对气候和土壤环境,再经过数次筛选,来自山西静乐县的华北落叶松种子成为第一批运抵塞罕坝的树木种子,也正是这第一批种子,在不断实验育种中逐渐适应了高海拔、干燥的气候环境。  

用种子育种育苗,是在树苗移栽屡遭失败后的选择,失败再尝试,尝试再遭遇失败,整个科研和实践过程无不浸染了一线研究人员的智慧和汗水。他们克服重重困难,琢磨出了高寒地区全光育苗方法,建成了世界上面积最大的人工林海。  

现在塞罕坝单位面积林木蓄积量达到全国人工林平均水平的2.76倍。它每年为京津地区输送净水1.37亿立方米、释放氧气55万吨,成为守卫京津的重要生态屏障。现在塞罕坝资源总价值达到202亿元。  

绿色,是生命的象征。深绿,浅绿,墨绿,嫩绿,油绿……塞罕坝的绿,诗意盎然,灵动飘逸,让人遐思无限;塞罕坝的绿,生机勃发,活力四射,浸润中华大地;塞罕坝的绿,坚韧不拔,充满奇迹,惊艳了世界舞台!

2017125日,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召开的第三届联合国环境大上,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宣布:中国塞罕坝林场建设者获得2017年联合国环保最高荣誉——“地球卫士奖”!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执行主任埃里克·索尔海姆说:“塞罕坝林场的建设证明,退化的环境是可以被修复的,而修复生态是一项有意义的投资。”  

塞罕坝,为世界环境建设贡献了中国力量,展示了中国精神,提供了中国样本;塞罕坝那一抹位于世界东方的“中国绿”惊艳了全世界,在人类生态文明发展史上树起了一座丰碑!

在国家的重要生态区位上,塞罕坝人肩扛修复生态、保护生态的历史使命,铸造了一个当之无愧的生态文明建设范例。  


责编:农青

新时代,新方位,新使命。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