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洪家光:从农家子弟到中国第一打磨匠 - 农村青年

洪家光:从农家子弟到中国第一打磨匠


2019-07-31 15:16:01

 

他被媒体誉为“中国第一打磨匠”。国外企业许以90万元的诱人月薪想挖走他,未果,他拒绝了。从一个出身贫寒的农家子弟成长为声名远播的顶级技能专家,这个“神话”是如何创造的?

运垃圾的穷孩子要当名师之徒

洪家光1979年出生在沈阳一个贫困农民家庭,父亲常年抱病,母亲靠清运垃圾养活全家。

一个星期天的凌晨,7岁的他帮母亲推垃圾车。闻着让人作呕的腐臭味道,一句话从他嘴里脱口而出:“妈,我觉得天天扫垃圾,这样的生活太苦了!”

母亲愣了一下,笑着回答儿子:“任何事情,只要做好,都能找到乐趣。没准这垃圾堆里也有钻石呢,我们要学会在垃圾堆中找钻石!

因为家里穷,洪家的孩子从小都自食其力,帮父母做农活。夏天,小朋友吃着雪糕满街跑时,洪家光却在帮母亲运垃圾;冬天,别家的孩子围坐在暖炉旁写作业时,洪家光仍在帮母亲运垃圾。

初中毕业后,为了尽早挣钱养家,洪家光选择就读技校——黎明技术学校。由于家离学校远,他每天都要先乘火车再转汽车,往返4个小时。和他一起坐车的同学,有的睡觉,有的打牌,他却看书。3年里,他坚持自学了4科专业技术书,把绿皮火车变成了“移动图书馆”。

1998年,19岁的洪家光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绩毕业,顺利考入中航工业沈阳黎明航空发动机公司工作。走进有些神秘的厂房,穿越一道道安全防护门,他原以为在这里能见到梦想中的飞机和发动机,可上班才发现,原来自己的工作就是重复着加工发动机上的零件。洪家光的心凉了半截,但想起母亲的话,他暗暗告诉自己:要学会在垃圾堆中找钻石,要学会将平凡的工作做到极致。

洪家光每天在机器和零件中间不停地忙碌,一个动作要做几百遍甚至几千遍,不仅累,还枯燥乏味。但他从“学手艺”中找到了乐趣。为了提高操作质量,他经常加班,抢着干各种脏活、难活和累活,为此技能迅速提高。由于技术过硬,大家都叫他“孟大拿”。

了解车工的人都知道,车床加工时常常铁屑横飞,飞到身上就是一个小点儿。另外,切削液也容易溅到身上。可洪家光发现,老师傅张凤义干活时居然穿着白汗衫,而且一天下来,衣服上一个污点都没有,这让他十分惊诧。张凤义告诉洪家光,造飞机发动机零部件,比头发丝还要细的东西掉进去就是大灾难。洪家光听明白了,“白衬衫”意味着严谨认真、一丝不苟的责任心。自那以后,他跟张凤义学习,每天擦拭车床三遍,时时清理切削下来的碎屑,衣服也洗得干干净净。

在中国航发界(航空发动机领域),有个大名鼎鼎的“大国工匠”级人物,他就是全国劳模孟宪新,也在沈发公司工作。“高速切削内螺纹”技术是孟宪新的拿手绝活,每分钟1200转,且无须反转退刀。而洪家光加工这个零件时,只敢开到300转,否则,生产出的零件就是废品。所以,洪家光对孟师傅很崇拜。

为了掌握更精深的技术,洪家光决定拜孟宪新为师。可在当时,孟宪新既不认识洪家光,也不与这个年轻人同一个车间,如何拜师便成了难题。于是,洪家光就用了一个最笨的方法:“死磨硬泡”。

孟师傅很喜欢这个乐于钻研技术的“有心人”,毫无保留地把自己多年研究出来的技术要领传授给洪家光。

之后,洪家光撰写了10万余字的心得体会,总结出“看、问、练、悟”四字诀,双手磨出了厚厚的老茧。3个月后,他的车刀磨削技术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

小技工突破技术封锁创大奇迹

洪家光非常善于总结经验、举一反三,普通车床、数控车床等各型车床他都能熟练操作。一年下来,在别人完成4000个工时就不易的情况下,他竟然完成7000多个工时。

车工的一项关键技术是磨车刀,许多高精度的零部件没有现成的刀具。只要知道哪位师傅磨刀磨得好,洪家光就主动去请教,然后根据师傅们传授的技术自己再练习打磨。

车工要加工不同材质的零件,车刀材质就得根据零件的材质要求进行变化,还要根据不同零件要求磨成需要的角度。磨刀看似简单,但涉及材料学、机械加工技术等,也是一门很深奥的学问。因此,洪家光白天利用工作之余练磨刀,晚上回家看相关专业书籍琢磨技术原理。多年下来,他磨出的各种刀具有上千把,无论加工什么样的零部件,他都能找到合适的刀具。经他磨出的刀具粗糙度好、精度高,加工出来的零部件光亮平整,而且刀具的使用寿命比一般刀具提高了1倍以上。

不仅学习研究磨刀技术有股“疯劲儿”,学习研究车工加工技术时,他也是到了痴迷的程度。实践中,洪家光发现,加工超窄、超深螺纹每次车削线长达33米,刀具很快就会磨损,大大降低了精度。他综合以往的直进法、阶梯法和扩槽法三种进刀方法,反复试验,自创了全新的“左右阶梯进刀法”,降低了磨损,填补了公司该类零件加工技术上的空白。

洪家光所在的工装制造厂,每年负责加工的产品多达4000多件,是公司生产产品种类最多、工艺最复杂的分厂之一。当时,金刚石滚轮加工技术在厂里属于“独苗工种”,只有老师傅刘永祥掌握。作为年轻工人,洪家光根本没有上手的机会。但他用心观察师傅的操作手法,边看边记录,边记录边思考。

2002年临近春节,公司下达一项紧急任务加工某重点型号发动机核心叶片的修正工具金刚石滚轮。因为是核心叶片的修正工具,所以精度要求极高,相当头发丝的1/20。如果一个尺寸超差,整个零件都要报废;如果最终金刚石滚轮不合格,则会导致成千上万的叶片报废。

公司只有刘师傅掌握该技术,可他恰巧生病住院了。听到要加工这个零件的消息时,大家沉默着,不敢应答。时间不等人,洪家光主动请缨,获得了第一次珍贵的实操机会。起初他信心满满,按着刘师傅的方法加工零件。没想到经过十几个小时奋战加工出来的产品,居然没有一个尺寸是合格的。这时,洪家光才真切地感受到这项技术比想象中难得多。

咬紧牙关,继续摸索,不断改进加工方法,每天工作14个小时以上。就这样,经过无数次试验,洪家光在短暂的10天之内终于攻克金刚石滚轮成型面的加工难题,掌握了这项国内一流精加工核心技术,把别人需要几年时间才能掌握的技术全学会了,并且完善了几项加工中的不足之处,使加工精度提高了5倍。

航空发动机是飞机的心脏,被誉为现代工业“皇冠上的明珠”。叶片是影响发动机安全性能的关键承载部件,制造的工作量在航空发动机制造工作量中占30%。长期以来,外国在用于加工叶片的“滚轮金刚石成型技术”上对我国进行严密的技术封锁,因而这个方面一直是中国航空发动机水平提升的瓶颈。

突破被欧美公司封锁的金刚石滚轮制造技术,迫在眉睫。作为一名车工,洪家光2009年申请了科技立项,立志加工出高精度的滚轮。现有的车床无法满足加工要求,他开始一项项地改进,减小托盘与操作台的间隙,改造传动机构中齿轮间咬合的紧密程度。原有的刀台抗震性不强,他就重做了刀台;小托盘与下面的托盘有间隙,他就将小托盘固定住……这些都减少了车床加工中产生的震动,提高了精度。

4年后的2013年,洪家光终于攻克国家新一代重点型号发动机叶片磨削工具——金刚石滚轮的加工课题,将滚轮精度从0.008毫米提高到0.003毫米,仅有头发丝(0.08毫米)的1/27。

经检测,洪家光做的金刚石滚轮,已经达到3.5万次的磨削寿命,最精的尺寸可以做到两微米。在别人眼里不可能的事情,洪家光努力将它变为可能,创造了让同行惊叹的佳绩。如今,该技术已被成功授权为国家发明专利。

做到极致就能找到心中的钻石

洪家光说:“近年来,随着我国航空发动机产业的快速发展,其制造技术也更加趋于高、精、尖。比起飞机的其他部件,发动机是最具挑战性的精密装备,是机械制造业最高水平的代表。一个国家科技工业和国防实力厉不厉害,从航空发动机制造水平上就能够看出来。

很多人以为,高度精密的航空发动机,全部都需要高科技机器的打磨。其实不然,发动机的叶片,是需要经过人工打磨才能使用的。

洪家光的日常工作就是打磨叶片。一些发动机零部件要求的加工精度为0.003毫米,而现有数控机床的精度只能达到0.005毫米。为此,洪家光练出一身感知0.001毫米粗糙度变化的本领。

反复实验操作中,他发现,每次细微调整参数,切削面的颜色和亮度都有变化,产生的火花大小和颜色也有所不同。为了找出最优的加工方式,他一次次地调整0.001毫米,用眼睛看变化,记录下来,再调整。经过成百上千次试加工,他将遇到的情况详细记录了10万余字的笔记,最终整理出加工心得。

当时,洪家光已经是粗加工领域的技术能手,获得“辽宁工匠”的美誉。得知精密磨削技术面临技术瓶颈,他主动请缨研制航空发动机叶片滚轮精密磨削技术,可周围人并不看好。项目刚成立时,有人说:“你干好自己的活就行了,搞什么发明创造、技术研发,失败了咋收场?其实,人们的担心不无道理。对一个普通工人来说,搞研发需要空气动力学、力学、化学等方面系统而丰富的理论知识,这不是光靠苦练就可以迅速掌握的。但是,洪家光不服气,他一本本书地啃,向一个个专家请教。

几年间,经过1500多次尝试,洪家光团队最终打破国际技术垄断,研发出一套成熟的“航空发动机叶片滚轮精密磨削技术,为以后的数控化制造和批量生产打下基础。

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洪家光凭借研发《航空发动机叶片滚轮精密磨削技术》项目成果,获得国家科学技术进步二等奖。要知道,这可是航空发动机叶片加工领域的核心技术之一,我国长期受到西方国家的技术封锁。因此,颁奖的时候,洪家光特别激动。有一位院士问他:“你是做什么的?”他老实回答:“我是一线工人。”那位德高望重的院士非常惊讶:“得科技进步奖的都是专家、学者和院士,产业工人是凤毛麟角啊!”

一台战斗机的发动机,一万多个精密零部件中,光是叶片就有上千片,每一片的打磨都需要精心完成。在大推力牵引下,叶片承受着巨大的离心力,一旦与叶盘的连接不够严密牢靠,可能会导致叶片出现裂纹或断裂,影响的不仅是发动机的运转,甚至会造成机毁人亡的惨剧。以往,只有欧美少数国家掌握航空发动机叶片的精密磨削技术。也许国外专家做梦都不会想到,通过自主研发,一个名叫洪家光的“职校生”,带领团队已经完全掌握了这套核心技术。

洪家光利用多年积累的加工经验,大胆开展一系列技术创新,通过潜心探索,使超厚滚轮精度超过西方国家、滚轮使用寿命提升两倍。成果应用后,使我国航空发动机叶片加工质量、加工合格率大幅度提升,为我国新型战斗机、大飞机上天提供了技术支撑。杨凤田院士、闻邦椿院士对他的成绩予以高度评价。他被媒体誉为“中国第一打磨匠”!

2018年4月28日,洪家光作为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站上了人民大会堂的领奖台。除此外,他还先后获得全国技术能手、全国职业技能大赛车工冠军、全国最美职工等几十项荣誉称号,并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

20年来,洪家光完成100多项技术革新,解决了300多个技术难题,经手打造的数千件产品无一瑕疵,成为打磨飞机“心脏”的大国工匠,中航工业首席技能专家。他说“每一个航空发动机零件都像一件需要认真雕琢艺术品。他还编写了《航空发动机典型零件的加工方法》技能操作书,录制了视频教材《车工技能操作绝技绝活》。

2019年,曾有欧洲企业向洪家光抛出橄榄枝,开出月薪90万的诱人待遇“挖”走他。但洪家光心在祖国,依旧选择为祖国效力。

在一次电视节目中,面对年轻人在职业选择上的提问,他微笑着说:“不要看低每一个职业,任何职业只要用心去做,做到极致,都能让你找到心中的钻石!


责编:农青

新时代,新方位,新使命。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