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姥姥家的小院 - 农村青年

姥姥家的小院


2019-08-06 11:26:56

 

印象中,姥姥家的小院满满当当的。

正房墙边一溜花槽,大朵大朵各色艳丽的萝卜花、橘色带黑点卷曲着的百合花、种子似地雷的地雷花、缠缠绕绕的喇叭花、可以吸花蜜的串串红,还有各种花花草草遍布其中。虽然说不上错落有致,但那种恣意的生长平添了几分野趣,是小院最美丽的景色。姥姥从不刻意种植,每年花开花谢,种子掉进土里,来年生根发芽,又是一片姹紫嫣红。

小院东边种着几株果树和几洼菜地,韭菜、生菜随吃随摘,十足新鲜。果树是妈妈的一位好朋友,“回民果园”的技术员马叔叔帮忙栽种的。据说马叔叔当时特意挑选了好成活、易结果的品种,有空时还帮忙除虫剪枝。在马叔叔这位专业人士的料理下,那几株果树年年结果,果子虽不大,但是脆甜可口,姥姥的邻居们都是这些果子的忠实粉丝。

我最喜欢的是小院西边的葡萄架。姥姥家的葡萄已经种了很多年了,记事起那棵葡萄树就已经枝繁叶茂了。每到秋天,我最期待的就是葡萄成熟,从葡萄刚泛点儿紫,我就踩着高凳子、矮凳子摘葡萄吃,再到后来直接伸手就可以摘到,那一串串紫红色的、圆润的大葡萄怎么吃都吃不够。直到现在,葡萄仍然是我最喜欢的水果。当年那个小小的我,站在葡萄架下,仰头望着密密的葡萄叶中挂着串串饱满的大葡萄,阳光从枝叶缝隙洒落下来,落在我眯着的眼睛里,干净温暖,是我梦里永不褪色的画面。

挨着葡萄架,西边靠墙是一个大鸡笼,养着一只公鸡和好几只母鸡。我经常给姥姥帮忙为它们做饲料。玉米碴子、麸子还有青菜混在一起,用小铡刀铡碎就可以了。印象里那只大公鸡很威武也很厉害,妈妈说它还啄过我,还差点儿啄到眼睛,因为这个它挨了姥姥一顿好打。我还到田里给它们捉虫子吃,小时候的胆子真大呀,什么虫子都不在话下。

再靠近大门口就是两间小屋子了,一间是碳房,一间是凉房,凉房里放着各种杂七杂八的东西,是我们小孩子冒险、捉迷藏的理想场所。碳房里还有一些干草,听妈妈说,有一回大人们都在屋里说话,我和舅舅家的哥哥在院子里玩儿,两个小孩儿瞎折腾竟然把干草点着啦,还好火势不大,被及时扑灭了。因为我的认错态度良好,平时就很疼爱我的姥爷训了我几句后就把火力转到了比我大还倔强不开口认错的表哥身上,狠狠地训了他一顿。虽然我已经不记得当时的情形,但每次想起来,好笑之余觉得好像有点儿对不起表哥。

姥姥家大红色的院门外还有一棵榆钱树。每年春天,一串串嫩绿的榆钱儿挂满枝条招摇着诱惑着我们一群小孩儿。爬上树,一把撸下来,直接塞进嘴里,香甜爽口,回味无穷。

现在想起来,其实姥姥家的小院并不是很大,但在我遥远的记忆中,那个小院好像很大很大,有花有草有树有葡萄,好像每天都是新的风景,每天都有数不尽的秘密等着我去挖掘,那里充满了我的欢声笑语,我的天真,我的快乐,我的童年,让我一次次地在梦中乐不思蜀,流连忘返……

 


责编:农青

新时代,新方位,新使命。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