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三代人的住房变迁 - 农村青年

三代人的住房变迁


2019-04-18 15:15:41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经济建设取得了辉煌的成就,农村面貌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我家三代人房子的变迁中就能管中窥豹,可见一斑。

祖父母的房子

  爷爷奶奶生活在旧社会,那时新中国还没成立,到处兵荒马乱。爷爷和奶奶从山东逃荒来到黑龙江的小北窝棚屯。那时,他们身无分文,在屯子里寻到了一座废弃的房子,简单地修缮了一下,就住了下来。从此,落地生根,开花结果。

  那座废弃的房子,爷爷奶奶一住就是二十多年。每年,爷爷给“老态龙钟”的房子抹墙面、修房顶、垫地基,希望老房子的寿命更久长一些。父亲从出生到长大成人到结婚成家,都在这间老房子里,以至于母亲想起来就觉得很委屈。

  我很好奇,爷爷奶奶的房子当时到底是什么样子?因为那时我还没出生,没有亲眼见过爷爷奶奶的房子。不过,在我小时候,只要父亲母亲一吵架,母亲就把爷爷奶奶的房子当作“制敌武器”来攻击父亲。只要母亲一说起爷爷奶奶的房子,父亲就像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父亲觉得的确委屈了母亲,由此可以想象房子的“惨状”。

  我长大后,曾经向母亲认真求证,爷爷奶奶的房子到底是个什么样子?母亲把思绪拉回到从前,然后说:“爷爷奶奶的房子是咱们村子里最破旧的,低矮、阴暗、狭小,墙壁东倒西歪,像随时都能散了架似的。房子的四周要用几根木桩子支撑着,否则就有坍塌的危险。夏天漏雨,冬天漏风。房间很小,南北两铺土炕,炕上铺着破损的草席。南北炕间距小得一迈腿就能跨过去……”

  当年,母亲和父亲结婚后,爷爷奶奶住在南炕,父亲母亲住在北炕,晚上在中间拉上一道大布帘子。与公公婆婆同住一室,母亲觉得太不方便了。于是,母亲和父亲商量,决定要建一座大一点的房子。

父母的房子

  父母大半辈子盖了两次房子。第一次是在结婚的第二年,也就是1966年。那时正是集体化生产时代,是“出工一条龙,收工一窝蜂,分粮一杆秤,天天挣工分”的年代。父亲母亲白天在生产队干完农活,晚上拖着疲惫的身体在场院里制作泥坯砖。俩人借着月光,用架子车拉土、和泥,拓坯。制作泥坯砖就是用一个长方形的木框,将拌有碎茅草的黄土稀泥填充进木框内,压实稀泥,把泥坯表面抹光滑,然后撤去木框,一大块泥坯砖就制作成功了。

  刚制作好的泥坯砖需要用塑料布盖起来,防止龟裂。两天后,再把盖在泥坯砖上的塑料布揭开,让半干的泥坯砖直接暴露在大太阳底下,直至泥坯砖彻底晒干为止,再码成大垛用塑料布盖严实。当年的泥坯砖就是现今红砖的前身,是当时贫穷的农村建房的主要建筑材料。父亲母亲用了整整半年时间,才拓够了盖房子所用的泥坯砖。

  建房子光有泥坯砖还不够,还要有打门窗用的木料和苫房顶用的苫房草才行。父亲又赶着生产队的马车去江北草甸子割回了苫房草,从山里拉回了打门窗用的木料。在众乡亲们的帮助下,一座崭新漂亮的草坯房就盖好了。草坯房一共三间,按照当地的习俗,爷爷奶奶年长位尊,住在左边卧室,爸爸妈妈年轻辈小,住在右边卧室。中间的一间一半做灶间,一半是我们小孩子的房间。

  父母第二次建房是在1980年,那时生产队大锅饭刚刚解体不久,各家各户分到了集体土地,实行单干。乘着改革开放的春风,上过初中、当过生产队长的父亲如鱼得水,率先买了村子里第一台小四轮拖拉机,农时在村子里种地,闲时进城跑运输。没几年,我家便先富了起来,成了村里的第一个“万元户”。这时,父亲再看我家那三间还很硬朗的草坯房便有些不顺眼了。父亲决定建全村第一座砖瓦房。

1988年春天,父亲请来了城里的建筑施工队。从备料到施工,都不用父亲伸一把手、操一点儿心。父亲只是叉着腰叼着烟卷,在建房工地上监督一下工程的质量和进度。仅仅两个月,七间崭新的大砖房就建成了。红砖、白瓦(白鱼鳞铁皮盖)、铝合金门窗,房身前脸沾满了花花绿绿的水磨石子,甭提有多漂亮了。后来,父亲作为致富典型,去别的村子作报告,回来后自豪地对母亲说:“十里八乡,没有一家的房子能比咱家的漂亮!”

我们的房子

  光阴似箭催人老,一转眼就到了千禧之年。我们三兄妹都相继长大成人,父母也年逾古稀。哥哥姐姐都考上了大学,读了硕士、博士,毕业后各自在城里买了别墅或大房子。我虽然没有考上大学,但我通过科学种田致富,然后又转战商业领域,在村子里开办了第一家超市。

俗话说:人往大处看,鸟往高处飞。村子里狭窄的空间已经限制了超市的发展,于是我卖掉了曾让父亲引以为傲的大砖房,又在镇上买了复式的楼房,一层继续开超市,二层做住宅。一开始,父母还有些舍不得,因为那座大砖房倾注了他们半生的心血,也为他们带来了半生的荣耀,突然听我说要卖掉顿时心生酸楚。但当听我说镇上的楼房不仅宽敞明亮,而且是集中供热、冬天屋子里温暖如春,卫生间也在屋里头,再也不用跑到室外了,父母便同意了。

如今,父母对镇上的楼房非常满意,连连说还是住楼房好,屋子冬暖夏凉,上卫生间也方便,又干净又没异味。父母不禁感慨:时代真是变了,在党的英明正确领导下,农民的日子越变越好了!


责编:农青

新时代,新方位,新使命。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