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镌刻在土地上的家风 - 农村青年

镌刻在土地上的家风


2019-04-18 15:14:53

 

 

如果生活是一本书,那么爷爷一定是一位伟大的诗人,简单而深情。  

爷爷一辈子都没有走出这个离县城五公里的村庄。按说离县城这么近,村庄应该很开放。但是土墙,茅草,固执的观念,让它保留着古老的模样。爷爷一生都在这个小村庄里遥望与幻想。  

我出生的那一年,爷爷81岁。在地里忙活的爷爷得知我出生的消息后,在田埂上抽了一袋旱烟。这一年大孙子结婚,五月份多了一个小孙子,六月份又多了一个小孙子。喜事连连,这个家人丁要兴旺起来了。爷爷这一生都被锁在了土地上,他这一生大部分高兴的事情都是在田埂上的旱烟中慢慢消化的。  

远远望去,天色湛蓝铺开,土黄色与蓝色追逐着不分上下,偶尔被沟壑隔开,却又在很远的远处汇合了。爷爷当时是想回去看看孙子的。但是地里的活儿也不能耽误,爷爷将喜悦激发出来的力气挥洒在了这些渴望生长的麦苗上。  

虽然81岁了,但是他还像壮劳力一样侍弄着40多亩地,耕种、除草、收获……动作慢了,但是进度一点也不输别人。伯父和父亲劝他让别人种一些,他总是不愿意。“人就和工具一样,越用越好用,不用就会生锈的,我还能干得动。”实在没有办法,父亲瞒着爷爷去找别人种,那时候,还要交公粮,所以给人总要拣好的。爷爷知道后,很是着急,但也没有办法。等父亲外出打工后,爷爷又和人家好说歹说,将地要了回来。在我记忆里,爷爷是没有睡过懒觉的。有一次我说出这个感觉后,隔壁二大爷说,我都没有见过他睡懒觉。那一年,二大爷75岁。  

对于农民来说,土地上的事情总是忙不完的。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所有的喜怒哀乐,吃喝拉撒都是围绕着土地的。爷爷总是一如既往,他的所有希望和憧憬都给了这块土地,我一直不理解,那些熬人的单一颜色,那炽烈的阳光有什么吸引力?春天万物丛生,农民们也在翻新土地,准备养种。这一年由于我生病打乱了爷爷的“战略部署”。别人家的地都翻新了,只有我们家的地,还是冬天时候的样子,有一些小草探头探脑地升了起来。  

胖婶来我家的时候,我已经活蹦乱跳了。胖婶说,黄八斤翻地的时候,将地界的位置挪动了,估计占出来二分。黄土地上的五谷杂粮塑造了人的淳朴,但是也滋生着奸猾与贪婪,总有一些人愿意用一些不为人所齿的手段。我们本想着爷爷会发火,但是爷爷没有吭声。奶奶和胖婶已经义愤填膺了。爷爷反而劝说,没关系,黄八斤家人多,占一点就占一点吧,都是乡里乡亲的,找个合适的机会说一声,明年再弄回来就得了。  

这件事情本应该结束了。但是胖婶却不肯善罢甘休,到处散播爷爷说的这些话,还说爷爷是个没有出息的人,很快这些事情就让全村的人知道了。爷爷在村里算是年长之人,就有人要打抱不平,都被爷爷劝回去了。只是到了收割的时候,黄八斤在一天天将黑的时候来叫门,我早早就听见了,将拴着的“元宝”放开,我对元宝耳语,进来的话就咬死这个王八蛋。当然,最后“元宝”在爷爷的训斥中败下阵来。黄八斤肩上扛着一口袋谷子。  

“你这是作甚?”  

“叔,我是被土坷垃扎了脑壳了,这是我占得那二分的收成,我一颗也没贪得。”  

“这你拿回去,这事已经被风吹干了,你还记得这这些你拿回去,你日月紧。”  

从那以后,黄八斤每年过时过节都要到我们家和爷爷坐坐。我那时候发誓不和小黄毛玩,但是很快就忘记了。直到现在,小黄毛也长成大黄毛了,还是我的死党。每当回忆起爷爷,他都说,他爸一辈子最服气的人就是爷爷。  

我多次听奶奶说爷爷,你看不惯、听不惯的事情,你就当没听见就是了,你还总是要当着人家的面说。爷爷也不言语,总是笑笑。这一笑奶奶就不再说了,因为她知道说也没用。爷爷都犟了一辈子了。有话就不会放在心里,要当面说出来。越是熟悉的人越是这样。  

爷爷的话很少,也就听不到他说东家长西家短,得空的时候,他宁愿逗我和三哥玩。告诉我俩扎扫把必须每一根都绑得死死的,这样耐用。告诉我们用了农具后要及时地清理干净。告诉我们植物大多是先开花后结果。当爷爷如数家珍说这些的时候,我俩总是悄悄地溜到大树底下去乘凉,或者到墙根底去逮个虫虫来玩。爷爷发现了,也不说什么,笑笑干自己的事情去了。  

但爷爷也有很严厉的时候。有一次,我俩玩弹弓不小心打碎了小顺风家的玻璃。本打算悄悄地溜走,被小顺风发现了,小报告就像风一样,一下扩散开来。他妈妈带着小顺风找到我们家。爷爷让我俩说当时的情况,我俩支支吾吾,谁也不愿意说。这一次我们幸运地品尝了爷爷拐杖的滋味。从那次以后,我们再不小心打碎了别人家的东西,就不敢隐藏了,尽量是主动地去承认错误。奶奶的数落是免不了的,爷爷却从来都是投来赞赏的目光。  

爷爷完成自己这部著作的时候,我18岁。那一年我正备战高考,很少回家,得知爷爷去世的消息,是我一模考试以后,我正在纠结一道数学题的答案是否正确。明明是自己做的,却将步骤忘得一干二净。这一个消息,直接让我的脑容量清零,一片空白。  

我回去的时候,已经准备起灵了。我还没有来得及哭一声,就跟在队伍的后面向坟地走去。我一直还不相信,那个棺材里放的是爷爷。爷爷从我一岁的时候,就是老头,到我10岁的时候还是老头。开始他还能骑自行车,后来只能拄拐杖。但他92岁的时候竟然上来两颗虎牙,让我们都惊奇不已。我从来也没有觉得爷爷会离开我们。  

……  

爷爷一生都是在这个小村庄里度过的。窑洞几间,薄田几亩,没有人生的辉煌,没有家财万贯。当这一幕幕的情景犹如电影般在我眼前过的时候。我这个18岁的少年明白了,就是这个平凡的老人告诉我:做人要勤奋、要和善,要勇于承担。这些在课本中被归纳出来的道理,他却用一件一件的小事,仔细地阐述着。他没有上过什么学,字认不得几个,但是却用一生为我们树立了榜样。  

如今,父亲业已步入花甲之年。很多时候,我能够从父亲的身上看到爷爷的影子。一样的任劳任怨,一样的勤勤恳恳。20年之后,又有一个勤奋、和善、任劳任怨的老人在我的生活中。哥哥长我10岁,我似乎已经知道他老时的模样了,或者那也是我老时的模样。  

如果要为爷爷这本书拟一个书名的话,我认为是:一个好人。或许这可以成为我们家不变的家风。  


责编:农青

新时代,新方位,新使命。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