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我的姥姥与高梁秸杆儿锅排 - 农村青年

我的姥姥与高梁秸杆儿锅排


2019-04-18 15:09:13

 

    咱农村人所说的锅排,其实就是盖锅的锅盖儿。农村家家户户的锅排,大部分都是用高粱秸秆儿缝制而成的。
    尽管近年来也有购买铝锅排的,但由于买它花钱多,而且这个东西还易变形,甚至听说金属物质对人体不好,所以,大多数农户还是对高粱秸秆儿做的锅排情有独钟。
    我家大锅上就有一个高粱秸秆儿锅排,已经使用了20多年,既是一种爱的延续,又是一个念想。这个宝贝锅排之所以历经20多年而无损坏,原因在于每次使用过后,家人都会用清水把它洗干净再晾干。
    我之所以对高粱秸秆儿锅排“情深似海”,完全是因为对已故姥姥的深深缅怀与追忆。这个锅排,是姥姥临终前的最后一件“大作”,而且还是她要送给我大婚时使用的。
    我3岁那年,由于家里穷,弟妹多,母亲照顾不过来,就把我送到了姥姥家。从此,我便与寡居多年的姥姥生活在一起。
    姥姥家也很清贫,尽管如此,只要有好吃的、好穿的,姥姥都不顾自己,首先想到我。这也是我对姥姥情深似海的原因之一。

记得姥姥种高粱的事情。每一年,姥姥都会种上很多很多高粱。用她的话来说,之所以种那么多高粱,除了村里都是贫瘠的旱地、只能种高粱之外,还因为高粱浑身是宝:高粱仁儿可以吃,高粱穗儿可以缚笤帚,高粱叶儿可以喂牛羊,高粱秸秆儿可以缝制锅排,甚至高粱根儿都可以当柴烧呢!
    大家都知道,农村人的生活是“农忙大半年,剩下半年闲”。但在我的记忆里,姥姥不但是一个一年四季忙不完的人,而且还是一个乐于助人的人。
    农闲之时,姥姥就会缝制锅排。她将积攒了一年的高粱秸秆儿从一间闲置的屋子内搬到院子里,一边晾晒,一边缝制。一个个的锅排,都是姥姥一针一线缝制出来的。她缝制完了自家的,就给亲朋好友家缝制,接下来便是给左邻右舍与父老乡亲缝制。那个时候,全村家家户户都用过我姥姥缝制的锅排。也是在那个时候,我感受到姥姥深厚的爱心和精湛的手艺,还有她的辛苦。
    终于有一天,也许我长大了,懂事了,我忽然察觉出姥姥的心事,似乎知道了姥姥为何那样拼命地缝制锅排、那么执着地坚持给全村每一个家庭缝制锅排。为什么?是因为她老人家感到自己时日不多了。她想在年老体衰的时候与阎王爷抢时间,为活着的人多缝制几个锅排,这样也好少给自己留一份遗憾。
    特别是她临终前为进入成人期的我缝制锅排时,那么的细致与用心,不但一丝不苟,还在锅排上绣出了“鸳鸯戏水”的图案。她告诉我,这个锅排是她为我的大婚准备的。

我无法忘记当时的情景,只要回想起来便会热泪涟涟:姥姥的眼神已经不好了,双手也不再利索。她是摸索着针和线,凭着感觉一点一点缝制的。她真的是在赶时间,白天晚上都不耽误,实在累得很,便起身活动一下麻木的手脚,并用凉水洗把脸。
    直到如今,满头白发的姥姥佝偻着虚弱的身子,在昏暗的煤油灯下一针一线缝制锅排的样子,仍然时时浮现在我眼前。我还记得,她病故以后,临发丧那天,当我拉着即将下葬的她的左手时,突然感觉出她手指上那密密麻麻的被针尖扎出的和被线绳勒出来的血口子,顿时,我泪如泉涌。我在心里大声地呼唤:“姥姥,姥姥,我舍不得你走啊,你还没有享受到孙辈带给你的福气,你让我怎么报答你啊……”    

    近年来,随着液化气灶、电磁炉的普及,人们使用大锅做饭的次数越来越少了,高粱秸秆儿锅排也几乎被闲置。但是,我对姥姥的缅怀和思念却随着岁月的流失与日俱增。特别是每年的清明节来临之际,我便会想起当年姥姥出殡时,全村人都出来送她老人家最后一程的情景。而姥姥留给我的那个高梁秸秆儿锅排,更成为我的一段难忘记忆,每每看到它,我都会热泪盈眶……


责编:农青

新时代,新方位,新使命。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