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乡村的变迁 - 农村青年

乡村的变迁


2019-07-24 10:29:00

1981年,北京郊区的一个小村庄,派宁静祥和,几年前刚结束的场运动似乎丝毫没有影响到这

一个小女孩,小心翼翼脱掉身上那件崭新的小花袄撸起袖子,挽起裤,费劲提起快到她大腿的塑料桶,准备去喂猪。叫李凤侠,这件花袄,是她用自己辛勤劳动的报酬买的,因此格外珍惜。尽管凤侠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像村里其他孩子一样,每天放学就要帮父母干活,平时洗衣做饭,喂猪喂鸡夏天拔草,秋天收玉米……农家的孩子成熟得格外早。

今天是7周岁的生日,父母破例允许她喂完猪就能去玩满心欢喜喂完猪,洗干净手,穿上那件小花袄,抓起小风筝,一溜烟跑去找小伙伴玩……

春天最适合放风筝了,凤侠自己做的小风筝一晃一晃的,几下就飞上了天夕阳下五颜六色的小风筝映着孩子们的笑脸。乡村露天剧场每周都会放映一场电影今天是放映日,已经有人早早地搬着小板凳入场了,父母呼唤孩子的声音不断传来,一块儿玩儿的孩子们便散了等电影散了场,沐着星光回家,母亲铺好,烧好炕,准备好尿盆,一家人就睡了。

就这么慢慢流淌着,在小河的粼光里闪现,在雨天的乌云中穿梭,在女孩逐渐抽长的身段里环绕……

1988年,凤侠上初三了。

自从农村实行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村民生活越来越好了凤侠爸在镇上的厂里谋了份工作,他们在当地也算是个富足家。但凤侠早就厌倦了穿姐姐剩衣服她对村里白开水一样的生活感到无聊书读的多了,看到的世界就大了,想法就多了。

作为一个农村姑娘,凤侠也像大多数村里的孩子们一样从小就渴望着进城农村的师资落后,难以满足孩子们——老师有时候上着课,却突然犯了迷糊,讲不下去了……凤侠看出来这些老师也就是半瓶子醋穷咣当,只会按着课本读,所以也不把他们当回事,只是暗暗地用自己的方法死记硬背。凤侠每天只管做好自己的活,闲时便摆小摊,兜售自己收集的小人书;寒暑假就去帮别人家干点活儿……除了偶尔买件衣服给自己,剩余的钱全部放在糖盒子里攒起来,备着有一天去城里花。

初三这年对于凤侠这群孩子来说,和平时没什么区别,除了班长王海长——那个一直兢兢业业学习的穷孩子以外大家都不指望自己能考上高中,有钱的人家都想把孩子送进中专临到毕业时,凤侠有些急了,因为爸妈压根就没提过要把她送去读中专这回事!那天她没等朋友们一起,自己就早早跑回了家。

“妈!”凤侠的一只脚才跨进院子便大声“妈,你在哪儿呢……”“喊什么喊,女孩子家家的,瞅你这脏样儿,你这孩子,早上刚给你换上的干净褂子这就脏了!出什么事了?猪喂了吗?”凤侠她妈是个急脾气,嘴巴像机关枪凤侠本来心里就难受,一进门又被劈头盖脸骂一通,泪珠当场就跟断了线的珍珠一样,啪嗒啪嗒下来。她转身就往屋里跑,正好跟出屋的爸爸个实在她爸一句话让她破涕为笑,“凤侠,中专的事爸给你办好了……”

后边的话凤侠一句也没听着,只觉得耳朵嗡嗡的,感觉有一股热流从脚底蹿上脑袋。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她傻愣在那……

进入90年代,一切仿佛都变了。

来到城市,灯红酒绿替代了碧草蓝天。走在一座座矮楼和各种钢筋铁板搭成的房屋丛林中,李凤侠觉得有些孤独怎么也想不到,还能碰着熟人——王海长,那个班里唯一一个考上高中的男生。李凤侠到这所学校一年了,学校管理很松散,知识没学多少,翻墙逃课却成了家常饭。她只想着混个毕业证安排工作,留在城里就好。结果就在翻墙去游戏厅的那个下午,王海长因为学校运动会提前放学,俩人就这么阴差阳错地遇见了。

刚刚过去一年,王海长变化不大可是李凤侠却好像换了个人一样:上身短款小白T恤外穿一件小皮衣,下身高腰牛仔裤水洗发白,一双小白鞋一尘不染。李凤侠本来就长得不错——细细的眉毛,大眼睛加上小巧高挺的鼻子,虽然皮肤不白,却透着一股庄稼人特有的健康活力。看到她,王海长眼睛一下就直了

两个人一同去了舞厅面正放着小虎队的《爱》李凤侠选了个昏暗点的座位默默喝饮料看着舞厅里灯光变幻,男男女女的影子交织在一起,王海长那一脸惊奇又有点畏缩的表情让李凤侠觉得可笑。

就这样,王海长每到这个点都准时出现在李凤侠学校外,等着跟她一起去歌厅游戏厅李凤侠不让他与她并肩走,王海长好像也不在意,只是不远不近跟着。时间长了,李凤侠也慢慢习惯了这个小跟班的存在

男孩子到了青春期发育很快,不到小半年的工夫,王海长一下蹿得比凤侠足足高一头,眉眼间也多了几分男子的气。原本李凤侠不信日久生情这一说,结果却想不到,自己竟喜欢上了王海长。一次,舞厅中两人四目相对,昏暗灯光,空气飘着一股不知名的甜腻暧昧气味王海长一直压在心底的话不由脱口而出:“凤侠,你跟我好吧我喜欢你。”凤侠的脸红红的,眼睛躲在长长的睫毛底下。看凤侠不说话有点着急了:“凤侠,跟我在一块吧我虽然现在穷,现在没钱,但是,但是我会对你好的,我会好好学习的。

凤侠羞根都,小声“嗯”了一声。王海长倒是耳朵尖,一下子就“疯”了,拉着凤侠横冲直撞在舞池一通乱蹦跶,惹得凤侠一脸无语,挺开心。

随着两个人越发甜甜蜜蜜,凤侠逃课的次数越来越频繁了。但她不再游戏,而是奔向海长的学校。于是王海长每天都成了出学校的第一人。每次两人牵上手就跑,那保安可是个老古板,被他抓到可难办了。

甜蜜的日子过得飞快,离别的日子越来越近。王海长家里早就给他办了入伍手续。千言万语在离别之日好像怎么也说不完,火车发出长鸣——马上要开了凤侠过王海长的身子让他快走。看着海长一军服的背影,李凤侠一下子红了眼眶,忍不住追上去抱一下他,叮嘱:“一定一定给我写信……”

新世纪的钟声敲响时,女孩静静地坐在书桌旁,家里热闹的过节气氛仿佛没有感染到她,的眼神透过窗户飘向远处……

“凤侠,吃饺子了,快来!”妈妈叹了口气,这孩子,中专毕业了之后也没回来,一个人在城里打拼好不容易过年回趟家,整天跟丢了魂似的,也不知道在想啥。她用围裙擦了擦手,拍拍凤侠的肩头“想啥呢,吃饺子喽。”“哎,妈,走,吃饺子!”

看凤侠一口一个饺子的样子,不像事,妈妈倒也没多问。这两年城里的变化大,高楼大厦起来了,开进村子里的四轮汽车多了,凤侠一家日子还是照旧。

王海长当兵去两年了。期间两人只见过两面,一次是凤侠同海长他妈去探亲趁人不注意,偷偷给他送手机;另一次是海长发高烧,凤侠连夜坐火车去照顾那天夜里凤侠抱着海长的胳膊,把医院的床单都哭湿了半边。俩人在分开的头一年中,书信没断过,那些信都被凤侠整整齐齐收柜子里每一次凤侠寄信过去,里面都夹着钱,她怕海长在那边过不好。即便在自己最难的时候没忘给海长寄钱有了手机,两人的联系本该越来越密切了,可海长好像越来越忙了,只偶尔在晚上打那么几分钟的电话。

年过完了,李凤侠一个人提着两袋子菜和水果,坐上回城的大巴。

去年大大小小工厂改革,一批一批裁员,凤侠他爸本以为两批下来自己安全了,没想到第三轮还是得卷铺盖走人凤侠现在还是中专学历,面试了几家公司都碰了壁。这次面试凤侠没大公司,选了一个民营的刚成立没几年的小公司没想到一下就被录用虽说工资不高,却也够自己吃穿用了。这几个月自己就省着些,给海长买几件换季的新衣服吧,凤侠这么想着,手机突然震动起来……

凤侠被吓了一跳,一看来电显示,赶紧接通了——还没等她说话,那边的男人便嚷嚷起来:“凤侠,凤侠王海长估计下个月就能回去了!不知道他是什么好运气,部队给他转业,听说还是个好工作呢!估摸着啊,你们马上就能见面了!”凤侠听着,反倒是眼泪止不住了。来电话的男人是王海长的高中同学,也是唯一一个知道凤侠和王海长在一起的人他看着凤侠一个人在城里熬日子等待王海长,常常把王海长的消息传给她以宽慰她。凤侠不小了村里一起玩的女孩都纷纷有了家,就剩凤侠了,说不着急是假的,可凤侠是个深情的,非王海长不嫁。

王海长下火车的那天,凤侠竟有些紧张,毕竟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一年了这一年里,因为爸爸失业,凤侠寄的钱也少了些,不知道海长够不够花,会不会又瘦了。就在凤侠深呼吸强迫自己放松的时候,火车来了。凤侠焦急在人群中寻找着那个熟悉的身影“凤侠……”李凤侠回头,挺拔的胸膛,略瘦削的面庞,有些黑的皮肤……这不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人吗瞧着现在,海长倒是有些胖了,脸上气色也好了些……

“嗯?海长,这是谁啊?”一个霸道的女孩声音忽然闯入凤侠的耳。凤侠转头看声音的来源——那是一个看起来和自己差不多大的漂亮女孩凤侠下意识的看向海长。海长并没有看她,她看到了王海长别头去。凤侠一下子懵了,感觉脑袋里嗡嗡响。

“小霞,这是……我高中同学,可能是听说我出部队了,来给我接个风,我们一直关系不错的。”凤侠听到小霞,下意识的以为海长在和自己说话,却发现他的目光只黏在那个女孩身上。明明吵吵闹闹的车站,耳中却好像只剩下王海长的声音——“我们一直关系不错的”……此刻她觉得五脏六腑都绞在了一起,尤其是心脏,好像突然被什么狠狠戳了一下,忍不住想要掉眼泪,但抬头看着那个女孩的眼神,只是紧紧地攥着拳头。

“既然你有人陪了,我就不打扰啦。”凤侠说出这几个字好像用尽了力气,转身就走。临走之前,看到,王海长手里还拿着自己送给他的手机。

与王海长在车站分别后,凤侠跑回家哭了一天一夜第二天眼睛肿像个核桃,却还是不敢请假,照常去上班。

现在没了王海长的生活好像一下子空落落的只要一闲下来,满脑子都是回忆,泪水又止不住往上泛她不敢让自己闲下来她拼了命学习,努力地工作,一边工作一边考大专,学英语,几年下来,学业进步,工作也得到领导同事的认可,单位评比年年优秀

 

新农村建设搞拆迁,凤侠家一下子分了四五套房,几百万的拆迁款,凤侠成了朋友圈里人人羡慕的女人。她经历了世间的人情冷暖,爱情对于她似也成了可有可无的存在。可惜凤侠她妈着急女儿的婚事,可一气儿介绍了几个,凤侠都不满意。

爱情说来就来,转眼凤侠恋爱了叫王铮不算特别帅,却是一心一意喜欢她。记得一次暴雨天,凤侠胃痉挛,一个人疼蜷在床上,身边没一个人,没办法,只好给他打个电话麻烦他送自己去医院,没想到他竟是飙车来凤侠家然后全程陪护那一晚上他就守在凤侠身边,一宿没合眼。早上凤侠醒来,看见他攥着她的手的时候就决定,今生就和他在一起。

出于礼貌,凤侠还是去见了先前托人介绍的相亲对象。约好见面的地方是个精致的咖啡厅。凤侠稍微迟到了一会,急急忙忙推门而入,门上的铃铛一阵叮当。那个男人抬起头来,两个人对视,凤侠一下愣住了。他,竟然是王海长。

跟王海长分手也好几年了,他的事也被传开了。王海长进了部队之后,一下子被老排长的闺女看中了,那姑娘也叫凤霞,不过是霞光的霞。攀上这门亲不用苦哈哈的当小兵了,安排好工作,没准还能分配套好房子。谁不眼红?不过王海长倒也知道这是错事,不敢告诉李凤侠,于是一边敷衍着,一边哄着富家小姐,想等转业后就假装失踪。谁想到李凤侠能得到消息来接他……可惜这一整,那富家小姐也不是傻子,没过天就踹了他王海长本来也得到了在一家公司上班的机会,他可受不了那样的工作压力,于是没两年就辞了职,回到了镇上,当起了小学老师。

凤侠想着,心里一阵感叹。原本以为两人再也不见,或是一见面先甩他一耳光再说可现在……当年凤侠家最难的时候,他选择抛弃凤侠可他不明白,该是你的永远不会走,不该是你的,你永远也得不到。真情已逝,人事全非。想到这没再上前,冲他点了个头,转身推开咖啡厅的门……

李凤侠和王铮结了婚,没过两年就有了一个女儿,凤侠给她取名叫王婉玗,希望她温温婉婉,岁月静好。等身子恢复的差不多了,李凤侠就张罗着帮爸妈装修拆迁楼房,不多时老两口就搬进了新居

春节,李凤侠王铮回娘家过年,婉婉小嘴甜甜的一口一个姥姥,姥爷,老两口看着乖巧可爱的外孙女笑合不拢嘴。年夜饭的时候,一家人举杯庆贺,凤侠神秘一笑我又有啦!

 


责编:农青

新时代,新方位,新使命。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