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陕西留坝:小小扶贫社,“撬动”乡村治理大棋局 - 农村青年

陕西留坝:小小扶贫社,“撬动”乡村治理大棋局


2019-07-04 15:27:51

 

“扶贫社”全称“扶贫互助合作社”,是陕西省留坝县打造的新型村级互助合作平台。扶贫社集生产经营、村务管理、公益服务于一体,不仅成为“永不走的扶贫工作队”,也让村集体经济不再空壳,让乡村振兴有了主心骨。  

“所有弯路都走过。”56岁的沙坝村党支部书记余海兵是个想把农民带起来共同致富的人。“从2012年到2015年,我们为把村集体经济搞起来,养过竹鼠,种过香菇,但是年年亏本,屡战屡败。”  

余海兵用两个“不”概括屡战屡败的原因:“不会管理,不懂市场!”  

集体经济空壳,村干部说话没底气,村级组织陷入干事没实力、管理缺手段、服务少平台的困局。脱贫攻坚要变输血为造血,党的村级组织有力量,造血才有“源动力”。为此,20168月,留坝县探索依托村支部组建集生产经营、公益服务于一体的村级扶贫互助合作社。  

贫困村沙坝是首批试点村。按照扶贫社的架构,村支书余海兵担任扶贫社理事长,村主任担任副理事长,驻村第一书记担任监事长。县镇以上涉农项目资金由扶贫社承接,工作内容分为生产经营和公益服务两大类,生产经营类包括建筑工程、种养业技术指导和市场开拓、旅游开发、电子商务运营等;公益服务类包括自来水管理、环境卫生保洁、红白喜事服务、扶贫互助资金协会管理等,共同构成一个新型农村生产、服务综合体。  

“生产经营类服务队负责挣钱,由村上能手领办,负责组织村民开展专业生产。例如香菇生产队、养蜂生产队、建筑生产队等,要保证贫困户、普通村民在生产队劳动,按工收益,一个大工一天160-180元,小工100130元,保证有活干。”余海兵说,“扶贫社建立激励机制,领办人收入与效益挂钩。”  

为解决扶贫社启动资金难题,留坝县贴息为每个扶贫社提供30万元贷款,为每个扶贫社的扶贫互助基金协会提供资本金30万元,向贫困户发放小额互助资金。既鼓励贫困户,也欢迎能人大户入股参加协会,根据股金份额参与分红。  

依托扶贫社,沙坝村瞄准市场有组织地发展生产。香菇生产队的领办人负责组织村民种好香菇,政府扶持引进龙头企业解决产前、产中、产后服务。2016年底,沙坝村扶贫社成立当年就盈利,入股村民破天荒领到了分红。  

再后来,扶贫社引进企业办起菌袋加工厂,为本村及周边种植户提供香菇菌袋。加工厂年产菌袋100万条,扶贫社每条提留0.3元,仅此一项扶贫社一年就收入30万元。  

如今,除了食用菌,沙坝村还同时发展养鸡、养猪、养蜂等产业,去年人均增收4000元。 据统计,截至2018年底,留坝全县73个扶贫社实现村集体积累320余万元,4000余户群众分红530余万元,带动全县贫困户人均增收3900余元,实现了贫困群众增收和村集体积累“双赢”。

“一只鸡净收入28元,扶贫社提留3元,养鸡户得25元。”听着村支书介绍情况,一旁的大个子李春涛憨厚地笑着。他家一年两茬3000只鸡,仅养鸡一项就完全脱贫。  

贫困户李春涛养鸡是“订单代养”,是小留坝村扶贫社的“林下土鸡散养示范基地”与“山城公司”的合作扶贫项目。2018年,仅此一项,李春涛的年收入就突破7万元。像李春涛这样的养鸡大户,小留坝村有16家。  

2015年,留坝县开始给各村派驻扶贫干部.当时还是县税务局干部的杨茂华找到领导要求“去最烂的村”扶贫,“要是两年弄不好,一分钱工资都不要”。说到做到,杨茂华仅用一年时间就把所在村的养殖业发展起来。  

后来许多村干部找到县里,要求给他们也派一个“杨茂华”。县领导一合计,农村产业发展缺的就是“杨茂华”这样有头脑懂市场能解决“农民卖难”的“农业经纪人”。在县里支持下,2016年,杨茂华领衔组建了“山城农特产品有限公司”。  

那一年,他带着村干部北上西安,南下成都、重庆,逛市场、进超市,一路考察各地农副产品市场行情。回来后,公司整合全县农特产品,利用电商平台等方式打包向外销售,仅用4个月时间,把全县贫困户家里能卖的农产品都卖了。  

目前,留坝扶持了7家像“山城公司”这样的龙头企业。扶贫社与企业签订销售合同,并组织农户生产,管控质量,提供合格农产品。企业给扶贫社支取一定服务费作为集体收入。  

“龙头企业+扶贫社+农户”模式,将企业、扶贫社、农户联结在市场化的产业链上,扶贫社成为上联企业、下接农户的枢纽。通过扶贫社,小农户实现了与大市场的对接。2018年,留坝县73个扶贫社与龙头企业签下土鸡、土蜂蜜、食用菌等订单194笔,与贫困户签订合同1425份,线上线下销售农产品1亿元,蹚出一条“做特、做优、卖上好价钱”的特色农业发展之路。

一大早,李小斌就赶到留坝武关驿镇武关河村食用菌大棚边守着,因为这里冬菇正在采摘。中午在地头收完装车,下午就空运发到成都、拉萨、三亚等地。李小斌所在公司是汉中一家经营食用菌的专业公司,是留坝香菇的收购大户。  

“今天香菇一斤能卖到5.5元。”听了李小斌的话,一旁的香菇种植大户韩鹏笑了。韩鹏曾是西安一家酒店的经理。2017年春节,回家的韩鹏发现县里对返乡创业扶持力度非常大,萌生了返乡创业的念头。经过认真盘算,韩鹏领办了武关河村扶贫社香菇生产基地,除了自己的香菇,还托管15户贫困户和普通农户4万多袋香菇。除了资金技术扶持,通过扶贫社,只要种出了香菇,负责销售的人马上就来,不愁卖。  

“冬寒突升温,蜂群太兴奋。拥挤来回勤,少量带足粉。请教师傅们,影不影响群……”这是“留坝养蜂人”微信群里,一个叫王礼朝的“菜鸟”在向“大咖”们请教,并上传了一段蜂群的微信视频。很快就有技术人员在群里回复“毕竟是冬季,回暖三五天,你的蜂场附近有枇杷开花,工作蜂兴奋,不会影响群。”  

在马道镇庞家嘴村,技术人员笑称的“养蜂博士”是曾经的贫困户、如今远近闻名的养蜂大户庞欣荣。在庞欣荣的示范带领下,庞家嘴村农户整体实现了养蜂致富,笑称“日子真的比蜜甜!”    

(责任编辑:刘可荣)

liukerong@ncqn.cn


责编:农青

新时代,新方位,新使命。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