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海南:创新推进“互联网+消费扶贫”行动 - 农村青年

海南:创新推进“互联网+消费扶贫”行动


2019-03-15 15:12:59

 

300多斤花生,6斤一袋,分成60多袋,刚刚上架没几天便售罄。定安县岭口镇鲁古井村的贫困户莫启清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家种的花生会这么抢手。看着自己银行账户余额一下子多出3000多元,莫启清连忙把家里的田地重新平整了下,盘算着再种点啥。

互联网是莫启清展开的一张“脱贫之网”

莫启清的花生从无人问津到供不应求,他本人从贫困户到脱贫典型,如此大的转变是由于海南省铺设的一张无形“大网”。

在精准扶贫过程中,海南创新推进“互联网+消费扶贫”行动,搭建“互联网+消费扶贫”平台,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等先进技术,为全省贫困群众搭建了消费扶贫供需对接的平台,拓宽农产品销售渠道。同时,以一种春风化雨润物无声的方式悄然孵化着贫困群众的商品意识、包装意识和品牌意识,激发了大家脱贫致富的内生动力,使贫穷落后的山区农村与现代化的互联网科技及营销理念实现对接,彰显了扶志、扶智和扶技的成效。小小二维码、小小包装箱、小小手机屏,成为了这篇以互联网思维书写的扶贫大文章的生动注脚。

小小二维码扫出扶贫大文章

网络销售平台为贫困户带来收入的同时,也在他们心中播下了希望的种子,改变着大家的思想观念。

“扫一下我的二维码,就能支付。”在201811月中旬举行的定安县“互联网+爱心消费扶贫”农副产品展销会上,来自各乡镇的贫困群众带来自家产的瓜果蔬菜、禽畜肉蛋,现场销售。与以往相比,这次的扶贫集市有些与众不同。展销会上,大家胸前都挂着醒目的二维码牌子,一边热情推销产品,一边举着二维码,争先恐后地让顾客扫。

定安县龙湖镇安仁村贫困村民郑金福参加了这次展销会,并利用二维码收款,收入共1万元,这相当于他原来年收入的一半。

郑金福一家四口,妻子患病无法劳动,两个孩子都在上学,他靠种槟榔和饲养定安黑猪,一年收入约两万元。那天的展销会上,郑金福挂着二维码胸牌想碰碰运气,没想到自家的黑猪还挺有市场。定安一家房地产公司主动与他接洽,并以9.5元一斤的价格,当场签订了合同,支付了1万元预付款。

 二维码牌子,几厘米见方,却显示出互联网科技给贫困群众带来的巨大变化。自去年10月海南创新推进“互联网+消费扶贫”后,一枚小小的二维码,扫出了扶贫大文章。

同样通过爱心扶贫展销会获得不错收入的,还有五指山市畅好乡番贺村的贫困村民朱兰燕。在五指山市“互联网+爱心消费扶贫”农副产品展销会上,朱兰燕通过手机二维码收款,共收入6000多元,净赚约3000元。

不过,朱兰燕夫妻俩通过二维码收来的款项,有着令人心酸的用途——给女儿输血治病。朱兰燕一家之所以成为贫困户,主要原因是她的大女儿患有地中海贫血病,每月的输血费用就得1000多元。“卖猪肉得来的这笔钱,可以带大女儿去输好几次血了。”朱兰燕微笑着说这句话时,眼角却有了点点泪光。

海口市秀英区永兴镇雷虎村贫困村民吴坤深,则是在电商扶贫中,找到了自己的产业发展方向。

“永兴镇几乎家家种黄皮。”吴坤深说,每年七八月间,挑着一担子黄皮青果去镇上赶集卖,是十里八乡村民的惯例。一直按着惯例讨生活的吴坤深,这回没有再挑担赶集,而是把黄皮青果进行加工,制成黄皮干果,每180克装成一瓶,起名“岩味蜂蜜黄皮干”,并在瓶子上印上了二维码。

 201811月中旬,吴坤深把他的“岩味蜂蜜黄皮干”带到了海口爱心扶贫集市,颇受好评。当天,通过消费者扫二维码,吴坤深销售“岩味蜂蜜黄皮干”收入2000多元。不仅如此,吴坤深还把“岩味蜂蜜黄皮干”放到海南爱心扶贫网和永兴镇电商扶贫中心的电商平台上销售。“你看,831件,每件两罐,算下来卖了1662罐啦!”看着网上的销售量,吴坤深脸上笑出了皱纹。仅扶贫网销售平台就为他带来了4万多元收入,而此前靠挑担售卖黄皮青果,一年下来不过收入一两万元。

在海南,这样的故事还有很多:贴在定安县里变村贫困户莫日召家鸡场大门上的二维码,不仅为他带来了收入,还让他树立起扩大鸡场规模的信心;屯昌县西山镇更丰村朱芳园村民小组的贫困户王世驹,每个月赶集都用二维码收款,他还打算学习电脑知识,把蜂蜜也放到网上销售……

 二维码在为贫困户带来收入的同时,也在他们心中播下了希望的种子,改变了大家的思想观念。

 小小包装箱折射扶智大成效

以前,商品意识、包装意识、品牌意识对于生活在山区里的贫困群众而言,没有太多概念。现在,他们通过包装和品牌打造,让土产品变成了抢手货,成为增收的新亮点。

山间的微风穿过云雾,吹进五指山市水满乡番响村贫困群众王鹏云的家里,一瞬间,满屋子茶香、酒香四溢。

今年41岁的王鹏云一家六口人,原本只靠卖茶青和红糯米酒维持全家开支。王鹏云曾想和爱人外出打工挣钱,但因八旬老母亲身患残疾,又担心两个幼子无人照顾,夫妻俩只好放弃了务工念头,一家因此戴上了“贫困帽”。

茶青的销路很简单,一般是以每斤40元的价格卖给收购商,但王鹏云在其中发现了商机:自己销售成品茶,可以卖出更高价钱。说干就干,王鹏云和兄弟几人合伙办起了茶叶加工厂,卖起了成品茶。

“一开始就是很土的包装,用透明的塑料袋装起来卖,销量不太好。”王鹏云说,卖出少量成品茶,难以改善家里的经济情况。

 2016年,在五指山市旅游商务局扶贫干部的帮助下,王鹏云有了自己的小门面——旅游咨询电子商务服务站,自家生产的红茶、绿茶、红糯米酒便放在这里销售。然而,土气的商品包装,令他的产品照样卖不出好价钱。

之后,王鹏云开始从包装入手,提升商品价值,寻求着把产品变成商品的好路子。他曾经试着从网上淘回茶叶包装袋和玻璃瓶,又专门订购一批茶叶包装盒和复古精致的陶瓮。看着销量一点点增加,王鹏云觉得路子走对了。2017年,他还成功注册了“午芗道”商标。

和王鹏云情况不同,海口市永兴镇儒张村的贫困群众黄忠海是在寻找脱贫机遇中,搭上了电商扶贫“快车”,为自家养殖的蜂蜜、土鸡和鸡蛋穿上了“新装”,把产品推向更广阔的市场。

黄忠海记得,在没有包装之前,鸡蛋易碎是销售过程中不得不面对的难题。“以前都是挑着去卖,或者拿简易的纸盒装,再用一根绳子捆起来卖,但这样放到网上卖不出去,鸡蛋容易碎。”加入当地扶贫电商中心后,黄忠海的农产品迎来大变身,厚实又柔软的泡沫盒子将每一枚鸡蛋紧紧包裹,加上颇富创意的外观设计,小小的包装盒赋予了农产品新的文化内涵,产生更好的品牌溢价。

蜂蜜包装上,还印上了黄忠海的名字。小小的包装盒,不仅让黄忠海成功脱了贫,还让他逆袭成了“电商能手”,让自家的农产品迈向了更大的市场。

 小小手机屏打开帮扶大天地

“互联网+消费扶贫”不仅激活了以扶贫助困为理念的消费市场,也同时激发了贫困群众自主创业的内生动力,为脱贫攻坚工作注入了新动能,开辟了新的路径。

“看,短短两个多月,就卖了4000多份呢。”临高县新盈村委会委员陈斌拿着手机自豪地向记者展示村里扶贫产品的销售额。他说,临高小银鱼干一上架就成了“网红”,半个月销售额就达4.8万元。

谁能想到,作为村里贫困户的帮扶责任人,陈斌曾长期为海产品销路问题而烦恼。为了让村里的海产品能卖出个好价格,他找收购商,常常“跑断腿”,收入却不乐观。

和陈斌有着一样烦恼的还有定安县岭口镇鲁古井村驻村第一书记吴德金。

吴德金还记得,以前鲁古井村贫困群众的产品是怎么卖出去的——要么肩挑手提,要么靠摩托车、三轮车,把自家种养的农副产品带到周边的市集上卖,销量少、价格低,还很累,一顿折腾,也赚不了几个钱。产品卖不动,贫困群众就有些懈怠。

为了帮贫困群众多卖货,吴德金和村干部们在日常工作之余,隔三岔五跑到镇上、县里,甚至海口,和批发商、企业老板谈生意,但销量一直不稳定。

201710月,海南掀起消费扶贫热潮,创新打造“互联网+消费扶贫”平台,充分发挥平台的聚集效应,以信息化的手段,激活了以扶贫助困为理念的消费市场,用一方小小的手机屏,把来自社会各界的爱心聚沙成塔,不仅让全省各地贫困群众的产品畅销岛内外,也打开了一线扶贫干部帮扶的大天地。

聚集效应将全省的扶贫产品集中展示,解决了过去货源分散的问题。

黑豆、花生、大米、黑猪、槟榔鸡……随着鲁古井村扶贫农副产品在网上的热销,吴德金发现扶贫工作比过去好干多了。通过电商扶贫平台,能将村里的扶贫产品与广阔市场直接对接,他只需教会贫困群众如何把产品上架到网上,客户就会自动找上门来。

如今,搭上互联网快车的新盈村和鲁古井村走上了精准扶贫的新路子。

解决找市场难题,仅是海南迈出“互联网+消费扶贫”的第一步。接下来,海南将充分发挥骨干互联网扶贫平台的作用,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的优势,帮助扶贫干部能方便快捷地查找、记录、确认贫困群众的收入情况,让扶贫工作更精准、更智能,将扶贫干部从烦琐的查账、记账工作中解放出来,还能依靠大数据,为村镇产业发展提供建议和决策参考。

从产品到商品,从商品到网货,“互联网+消费扶贫”正改变着贫困群众的思想观念和精神面貌,激发他们自主创业的内生动力,也为脱贫攻坚工作注入了新动能,开辟了新路径。


责编:农青

新时代,新方位,新使命。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