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深山烤酒香 - 农村青年

深山烤酒香


2019-07-15 15:57:57

大山巍峨,山路十八弯,三轮摩托车呼啦啦在山路上穿行,随着视野开去,慢慢消失在大山中……

烤酒师王明祥含着烟,眯缝着眼,打量着天空,他又要忙了。这样二十到三十度的气温,最适合烤酒。果不然,张家沟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烤酒,是一种偏远山区的村民借助独特的传统手工艺用五谷杂粮酿造出独具风格的民间美酒。手工酿酒看起来简单,可是传统工艺源远流长,是酿酒师傅世世代代实践经验的总结和结晶,也是劳动人民智慧的结晶。

一个电话,方圆几十里,王师傅都会上门烤酒。

蓄积了一冬能量的三轮车铆足了劲儿,欢快地跑起来。三轮车载着一黑一白两口大缸子,还有方铲、耥板、鼓风机、钢瓢、木刀、酒度表等烤酒工具。

打电话过来的是大河边的老晏。

老晏家每年这个月都会烤几百斤,今年发酵了1500斤高粱,也就是今天要烤3锅。王师傅的不锈钢锅体一次可以烤500斤粮食。

刚把缸体在灶上架好,村口响起汽车喇叭声,老晏的儿子儿媳也回来了。一进门,儿子就挽起袖子,儿媳上围裙,帮忙打杂。

王师傅走进堂屋,打开发酵的高粱,抓起来,闻了闻,连声说道:这高粱发酵得好!

老晏早已把箩篼搬了出来,七八挑箩篼,布阵列兵样,排在地坝里。

铲的铲,抬的抬,大家动起手来。很快,发酵后的高粱,就挤挤挨挨、兴奋地汇聚在一个个箩篼里。在王师傅眼中,高粱也有灵魂。

灶膛已架好柴块子,升好了火。大缸里也抽上了井水。

王师傅用不锈钢瓢舀满一瓢高粱,手腕一抖,均匀地撒进缸里。然后用木刀擀平。如果不擀平,或者把发酵后的高粱一下倒入,上汽不均匀,就会直接影响出酒的多少。

细心一看,缸体内的高粱平整得几乎就在一个水平面上。

一个好的烤酒师,首先要从使用木刀开始。那木刀,手柄略长,薄,长方形,前面略微上扬。木刀不利,但经过无数次来回擀动高粱,被酒精浸染,变了色,显得光滑、灵巧。每一个动作,王师傅做得随意轻巧,但精准到位。

慢慢地,大汽开始上来。舀高粱不仅仅要一层一层地铺展开去,还需停顿一下,等下一层大汽上来了,才开始舀第二层。

如何判断大汽到了什么位置?摸温度!在王师傅的眼中,那汽的行走是能够看见的。他用粗糙的手一摸缸体,就知道大汽已到什么位置,该不该添加高粱。

他站在长条板凳上,从箩篼里舀高粱,躬下身,舀一瓢,挥出去,擀平,再舀,再挥,再擀……一米多高的缸子终于装满。

最后,盖上密封盖,扣上连接蒸馏器和冷却器的管道。在盖子、管道和缸体的接触面,为了避免热气和酒精漏跑出来,王师傅用一个自制的橡胶带子密封四周。那小心翼翼的动作,就像一位给孩子穿衣服的母亲,生怕风吹着了,冻着了。等把周围弄得严严实实,还用稀泥抹上一层,像小时玩泥巴,反复摩挲,把泥土表面抹得光光滑滑。

烤酒,火要匀火,柴要硬柴。王师傅往灶膛里添加了两块大柴块,鼓风机轰隆隆欢快地叫着,把火吹得红旺旺的。

“出酒了!”看见干净、透明的酒一滴滴慢慢地汇成涓涓细流,大家欢呼起来。王师傅的脸上也露出了笑容。

几年前,村里统一修建了农民新村,王师傅一家也从大山里搬了出来,楼上楼下,两百多平方米。一到淡季,王师傅就在自己家里烤酒。慢慢烤,不急不缓,把酒烤出了王师傅的味道。


责编:农青

新时代,新方位,新使命。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