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扫一扫打开网站

扫一扫打开手机网站

您当前的位置: Home  >   原创  >  

无悔青春,扎根在高寒山区的钟欢老师

发布日期:2022-11-23 来源:农村青年网

湖南省郴州市苏仙区东南部的五盖山镇,平均海拔800米,是典型的高寒山区乡,这里民风淳朴、人勤物丰。钟欢,我今天要介绍的人物,已经在五盖山镇扎根10余年。听闻我要推介她作为身边的好老师,她有些惶恐,小声地说:“我现在没在教学岗位,做的也都是一些芝麻小事,算不上好老师的,你去写别人吧!”经过我软磨硬泡,她终于答应说一说之前的教师生涯。

回顾过去的10年,钟欢说:“我大专毕业就跟着丈夫前往五盖山大奎上村,很多人都不理解,一个株洲的姑娘,又上了大学,怎么会跑到这山旮旯里来呢?”是呀,为什么呢?“因为爱情吧”,她娇羞地抿了抿嘴,乐了。钟欢说自己刚嫁来郴州时,人生地不熟,所有的一切都在慢慢适应中,工作也没着落。

听闻村里嫁来个大学生,三口洞联办完小的校长陈爱民坐不住了。五盖山地处山区,交通不便、经济薄弱,严重缺乏老师。等待钟欢安顿好家庭之后,陈爱民校长强烈邀请她在五盖山镇三口洞幼儿园任副园长。这份工作虽然没有编制,但当地百姓却很信任。“我当时还是很不自信的,因为大学专业是英语,并不是学前教育。”钟欢说,确认自己要去幼儿园后,满腔热血想着要把农村的幼儿教育搞好,向区示范幼儿园学习,向市示范幼儿园取经。但到了三口洞幼儿园现场,看到桌椅都是烂的、墙壁大面积掉灰、水泥地面也坑坑洼洼,心里一阵酸楚,最想做的也变成如何在有限的条件下,尽自己最大可能给偏远山区的孩子带来最好的学前教育。

9月一开学,钟欢就建议园长召集教师和保育员开会,作出了工作安排:首先是利用生活中最常见的物品来优化幼儿园环境,如利用一些废旧矿泉水瓶和纸杯做成大面积墙饰,以此遮盖掉落的粉灰;其次要规范幼儿园孩子的课程。钟欢发现幼儿园小学化严重,甚至没有户外活动时间,她强烈建议一定要让孩子们出去玩耍、出去游戏、出去呼吸新鲜空气。随着工作的开展,与孩子们相处久了,钟欢发现很多孩子的家庭比较困难。有一天,一位瘦弱的爸爸把四岁的孩子送过来,说自己要去打工赚钱,问能不能让孩子寄宿,她哭笑不得。农村幼儿园哪里有条件让孩子全托呢?她觉得改变幼儿园的物质环境和教学质量只是自己要做的很小一部分,更重要的是要像妈妈一样去关心、爱护幼儿园的孩子们。

钟欢积极地和当地老教师沟通,了解到一些迫切需要帮助的孩子名单。她说:“我自己家庭条件也很一般,要帮助这么多孩子,确实力量不足。”钟欢突然想到了用网络的方式来求助,她在百度贴吧的郴州吧发了个帖子,把当时学校的情况向社会上公布,寻求帮助。“当时很多吧友直接把钱打到我卡里,我一一做好记录,随后用一部分经费给幼儿园的103个孩子买了水彩笔、油画棒,另一部分存着备用。当我把水彩笔和油画棒送到孩子手上,我看到他们眼睛里露出从没见过这些物品的稀奇感,我有些难受。”钟欢说,有些孩子的条件真的差到难以想象,听闻有几个孩子总是穿着大很多的衣服或是破烂的衣裤上幼儿园,有个吧友捐了6套新衣服,让钟欢转交。也有吧友说家里有很多闲置衣物,可以洗干净打包捐给条件特别困难的孩子。钟欢说为了维护孩子的自尊心,她都会先问孩子的意愿,在孩子同意后,她再和家长说,并分发衣物。

有一天,一位老师找到钟欢说,班上有个女孩子曹某,夏天一个星期没洗澡。钟欢通过走访才知道曹某有兄弟姐妹4个,父亲靠务工赚取一点生活费,她母亲有精神病,间歇性发作,这次由于发病,导致没人照顾她们。钟欢想着发动吧友的力量来帮一帮这个家庭,有好心吧友顶着烈日骄阳,去学校给上学的两兄妹交了一个学期的生活费,并专门上山把钱交到曹爸爸手上。曹爸爸双手颤巍地接过这救命钱,感动得直掉眼泪,反复说着“感谢你们,感谢钟老师”。

钟欢在幼儿园上班,但并不是科班出身,相比其他老师和园长,她压力很大。钟欢认为,想要给孩子们专业的引领,自身一定要熟悉专业知识。她从自己微薄的工资里省下一部分学费,自费报名参加继续教育,攻读郴州电大的学前教育专业。她说:“上学那段日子很辛苦,每个周末都要下山进城学习。因为班车有限,每次都是清早出门,下午又要在4点半前从电大赶到王仙岭坐班车”。虽然辛苦,但是一想到孩子们,她就又充满了力量。

2016年8月底,钟欢随着校长陈爱民来到大奎上中心幼儿园任园长。此时,国家已经开始在当地实施精准扶贫。在党和政府的扶持下,整个五盖山的学校条件有了明显改善,新的幼儿园环境比之前好很多。钟欢觉得物质条件提升的同时,更应该提升孩子的精神环境和幸福感。钟欢和幼儿园老师商量后,决定对全园一百多个孩子进行全面覆盖的家访,在家访中让孩子感受到园所老师对她们的关爱。在这个过程中,钟欢了解到有两姐妹是跟着年迈的爷爷奶奶生活,因为父亲入狱,母亲离婚出走,两个孩子平时沉默寡言。“我当时就把她们抱在身边,告诉她们,如果愿意,你们可以叫我一声妈妈。”钟欢眼含泪光地说着。在之后的生活中,钟欢对两个孩子额外关注,家里做了好吃的会想着给她们带一份;换季了,会想着给两姐妹一人买一双新鞋子。“我工资不高,太好、太贵的买不起,但能保证两个孩子穿的鞋子合脚、舒适。”钟欢笑了笑,说:“虽然我现在不再教她们了,但是她们经常来看我,有时还会拿点自己家里的土鸡蛋。”钟欢说着大笑了一下,继续说:“我怎么能要她们的东西呢!实在拗不过,我会收下,然后默默地给孩子口袋塞点零花钱。”

2017年6月,钟欢被推选为当地的村支委委员,任妇女主任。钟欢说:“不做幼儿园老师,并不是我不爱孩子们了,当时我也纠结过。后来在村支书反复做思想工作下,我也考虑清楚了,我觉得我可以换一种身份来继续爱这些孩子。”钟欢认为,农村里很多孩子的教育问题根源就是家长不重视。比如现在连2岁的孩子都会刷抖音,究其原因就是身边的家长一天到晚自己也在刷视频。“当了妇女主任,我可以定期把大家召集起来,把自己的科学教育理念分享给很多妈妈,把解决孩子问题的方法分享给更多家庭。”钟欢认为家庭是孩子的第一位老师,父母给孩子更多的关爱,孩子才能健康快乐成长。在当妇女主任时,钟欢积极配合扶贫干部,不定时地给村里妇女免费培训,教大家如何利用网络发展当地经济。比如:积极宣传当地的红薯粉和红薯干,这个举措给当地的经济也带来一定的增长,让很多家庭有了基本的保障。

2020年12月,钟欢又被推选为村里的党支部副书记,她说“我觉得自己身上的责任更重了”。钟欢说,自己接下来的工作重点是协助支部书记和乡村振兴干部,积极发展当地经济,大幅度提高当地百姓的收入,关注农村教育,关注留守儿童,为整个村的发展贡献绵薄之力,为孩子们的成长保驾护航。

春耕秋收,润物无声,钟欢老师扎根在高寒山区已有10余年,我开玩笑地问她是否后悔来到这偏僻的山村,她摇头说:“不后悔,我很自豪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奉献在我的第二故乡。”看着执着、坚毅、谦逊、务实的钟欢老师,我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祝福她在新的工作岗位继续发光发热,服务于这美好的五盖山地区。/湘南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李义娜)

值班编辑:李世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