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快递小哥:辛勤筑梦的新族群 - 农村青年

快递小哥:辛勤筑梦的新族群


2019-06-11 11:17:01

 

 

2019年3月10日下午,庄严肃穆的人民大会堂,全国政协十三届二次会议第三次全体会议正在进行。发言台上,全国政协常委、团中央书记处书记徐晓正在作题为《给快递小哥多一份保障和关爱》的发言,代表共青团中央、全国青联提出了建议。据了解,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团中央通过建议、提案、大会发言、界别协商等多种方式建言资政,为“快递小哥”的成长发展发出呼吁。

日常生活中,快递员堪称我们身边“最熟悉的陌生人”,被大家亲切地称作“快递小哥”。

徐晓发言指出:“习近平总书记明确要求共青团主动关注、积极联系、有效覆盖快递小哥等新兴青年群体。去年以来,各级共青团和青联组织围绕快递小哥的职业发展进行了深入调研。我们发现,在快递行业上演‘速度与激情’的背后,快递小哥的职业保障还在‘慢车道’上徘徊……”

     “快递小哥已成为社会服务不可或缺的中坚力量

蓝色电动车、蓝色安全帽、蓝色配货箱;黄色电动车、黄色安全帽、黄色配货箱……一辆辆快递三轮车、外卖送货车穿梭在大街小巷,构成了城市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快递、外卖是快速发展的互联网经济催生的行业之一。这个新业态的兴起,为社会提供了大量的就业岗位,因此快递小哥”新族群应运而生,他们显然已经和人们的生活息息相关,成为当前社会服务中不可或缺中坚力量。

据了解,2018年全国快递业务量突破500亿件,快递从业人员超过300万,加上各类网络外卖平台数百万专兼职配送员,组成了一个特殊而庞大的职业族群。他们穿大街小巷早出晚归,争分夺秒,似乎永远奔行在路上。他们是一群“熟悉的陌生人”,人人知道他们,却又无人认识他们,不了解他们的工作状态、生活状况和酸甜苦辣……

快递属于服务业,向来服务业不被一些人尊重。因为要面对形形色色的人,他们工作常常倍加小心。“快递小哥送件迟到被扇耳光”“外卖小哥送餐因汤汁洒了被拒收”“快递小哥雨中大哭”“外卖小哥被盗痛哭”“外卖小哥送餐中暑晕倒”“快递小哥怕扣车当街下跪”……还有一些小区、写字楼的保安根本不让“快递小哥”进门,有的甚至规定不准“快递小哥”用电梯,诸如此类令人心酸的信息,时常见诸网络、报刊,事例和信息折射出快递小哥工作的艰辛与无奈。

谁让小哥一路狂奔

快递行业在大众生活带来便利的同时,也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问题和“麻烦”。根据媒体报道,上海平均每两天半就有一起因“外卖骑手”违反交通法规而发生的交通事故,南京2018年上半年共发生涉及外卖车辆各类交通事故3243起。有的快递车在车流中见缝插针、快速穿行,令人胆颤心惊。逆行、闯红灯等违章行驶导致的事故层出不穷,这也是快递一族为人诟病的原因之一。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如此“拼命”?

一个外卖小哥告诉记者“我们也是被逼的。消费者恨不得刚下单就马上收到外卖外卖平台要求在规定时间内送达,否则我们将面临严苛的处罚。”根据顾客订单菜品多少、路程远近、天气情况、商户出餐时间快慢等,订餐平台会算出一个预计时间如果超时较多,送餐员就会被扣钱。

“外卖小哥”的收入是直接和接单量挂钩的,完成一单的报酬一般是4~5元。“快就是金钱”,配送时限成为外卖小哥“高压线”“强心剂”。与交通违章处罚相比,外卖小哥更担心的是被外卖平台处罚。据了解,一般超时1次外卖平台要扣送餐员50元,被客户投诉处罚100~200元。如果天超时两次,那么,这一天的收入基本就泡汤了。

提高效率外卖订餐平台鼓励外卖小哥多送订单,送的订单越多,提成越多。为了能多挣提成,外卖小哥大都是一边骑着电动车,一边盯着手机。为了沿途顺路多送几单,还得常常在手机上刷新,一有附近顺路的下单就马上抢,在人来车往的街道上可谓隐患重重。

同样的经历,不同的故事

京南小城固安,隶属河北,是环北京周边的卫星城之一因区位优势近年发展迅速。每到饭点前后,固安的道上外卖骑手便络绎不绝

阿俊,是我走访的数十个外卖小哥中,唯一愿意接受采访的骑手。趁着共同等红灯的间隙,向他讲明采访意图,他稍微犹豫了一下便答应了阿俊有点络腮胡,黄色的安全帽下一张微微发红的脸庞,显得英气十足。因为正是中午紧张的送餐时间,我们便相互留了电话,约好等他忙完工作接着聊

接下来,见到了送外卖的阿英或许因为那天风大,她头上包着一条紫红色的丝巾,压着安全帽,只露出一双秀美的大眼睛。她说从事这工作没几天,每天工作10小时左右,每单提成3~4元,公司只为她买了“意外险”。绿灯亮了,一群人穿过路口,她却被一个穿着反光条纹制服的辅警拦下,好像说她超速。我转身回望,能看到她无助的眼神,正低声警交涉。

我打通了阿俊的电话,他今年27岁,来自遥远的哈尔滨,最初在北京工作。在从事外卖工作之前,进过工厂、做过销售,还干过消防员。前年,他的父母在固安县城买了房,阿俊嫌每天固安--北京往返太辛苦,便辞职在固安找了这份外卖工作,至今干了一年多。

“我们的工作说起来很简单,只要自己下载个软件,点开就可开工。通过这个安装在手机上的APP,会实现自动接单、报单。”他说,“因为送货的箱子保温性很好,很少因为饭菜的温度引起顾客不满,最常见的问题就是超时和饭菜溢洒。”从事外卖工作以来,他见过形形色色的顾客,也有个别不文明的,他说:“还是好人多,一般的人都好说话。碰到超时或者饭菜汤汁洒出来的,道个歉就过去了。也有的人不依不饶,最后只能赔偿了事。”问起收入,阿俊也不隐瞒,一般每天送40多单,每月收入5000元左右,如果不怕辛苦,挣个七八千也正常。

          辞职者阿亮:没有五险一金,只有意外险

阿亮是某团的外卖骑手,一个月前辞职。他做外卖两年多,为多家外卖公司送过单。他说,如果不是为了生计,他不会再干这个。“家庭条件好的也不会干这个,这个行当挣的都是血汗钱。想挣七八千也可以,那就要从早上6点半忙到晚上8点半,有时要加班到11点。上班14~15小时,中间只有1小时吃饭的时间。”

“因为平台会随时检查,如果发现上班时间你不在线,一般会扣20元钱。半个小时联系不上的,要扣100元,超过两个小时要扣200元。碰到刮风下雨,罚款还要翻倍。”阿亮讲了去年冬天的一件事,当时已近年关,刚下了一场雪,有4个同事没有出工,被平台记了旷工,队长被罚800元,其他人被罚了400元。阿亮那天送餐时摔倒了两次,好在没有大碍,只是磕碰伤,洒了一些菜汤。

“下雪的时候路况不好,订单都会增加。根本就跑不过来,超时率也会增加。因为平台规定,超过预计时间7分钟就算超时。如果顾客不要,必须自己买单。”他说,有一次他刚刚晚了一分钟,那个男顾客就拒收。他道歉并解释了半天,都无济于事,还是那顾客的妻子出来打圆场,最后才算了事。

 谈及客户投诉,阿亮说,送餐超时不是投诉的重灾区,主要是“服务态度”“餐品完好度”和“提前点送达”,第三项是最容易被投诉的。所谓“提前点送达”,就是没有送达时骑手提前点了“送达”键。一般情况下,骑手进入楼道、电梯,因担心信号不好会提前点“送达”。在送到楼上的两分钟过程中,如果顾客不认可而进行投诉,就会被记录为“提前点送达”,平台要对骑手罚款500元。

阿亮介绍,如果发生交通违规,交警一般罚款也就是几十元,但是平台会罚款200元,还要在工作群里进行通报。这个行业的从业门槛很低,没有学历要求,18~50岁、身体健康的人都能入职,但流动性也很大。他说原来自己所在的那个队有50多人,年中的时候还剩下20多个。讲了一件印象深刻的事:“今年春节队长开会安排工作时,顺便问大家有没有去年春节上班人?结果竟然一个都没有。说明去年的老员工都辞职了。”说起最担心的事情,阿亮说他们最害怕的就是车祸,几乎每个骑手都有过车祸经历,他自己就遭遇过两次。一次是一辆车左拐时将他撞倒,电瓶车外壳都撞碎了,大梁也撞变形了。幸好他戴着头盔,当时穿的也比较厚,只是把脚崴了。虽然几次车祸都是对方全责,但回想起来他还是心有余悸。

有一次,他的一个同事在等车的时候,一个老太太骑着电动车,直接撞到那同事的车上,老太太当场死亡。虽然是对方全责,但交警调解时,还是让他从人道主义的角度,赔偿了对方4万元钱。所以,这些骑手在送外卖的途中,对老人和孩子都格外注意避让。

他介绍,外卖平台强制员工每天交一元保险费,或者从他们的工资里面扣除。出险300元~10000元由保险公司负担。超过1万元,保险公司就不再管了,如果想多保员工就要另外掏钱买保险。

说起为什么所有的平台包括快递和外卖,都不愿接受采访。阿亮说,他们在上班的第一天,公司就宣布了一条规定:任何人不准私自接受采访。他解释道:“因为外卖行业呈现的是垄断的状态,规定了很多条条框框,如果透露出去,可能会影响行业形象。”

谈到为什么要从快递行业辞职,阿亮总结了3条:第一,工作时间太长;第二,工资水平偏低;第三,发生意外的几率较大,几乎是在用生命博弈,付出和收入不成正比。小县城平均一单只有5元左右,不像北上广一线大城市,一单能拿到10元钱左右,但大城市开支也较大。

阿亮特别强调,很多罚款其实与顾客没有关系都是平台的条条框框规定造成的。比如平台规定时间是在40分钟内送达你接一单是没问题的。如果你在这个时间接了333单,那时间就来不及了。但是平台不给你延长时间,把责任归到我们身上。其实,是一个霸王条款,没有商量的余地

阿亮透露,所知,外卖骑手几乎所有的从业人员都没有交五险一金。他认为,这种情况一方面与国家相关部门监管缺失有关,另一方面也和某些外卖平台一家独大、缺少竞争的现状有关比如,当前众所周知的两家大外卖公司,以前是互相竞争的对手,现已被同一家大集团收购,是竞争关系了,而是成了一家

         改善“快递小哥”的生存现状给他们营造一个自我提升的空间,体现了社会的文明和进步

在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不少快递小哥一天要配送二三百个快件,时间紧任务重。这就导致一些快递员为赶时间而违反交通规则,给道路交通及自身安全埋下隐患。城市管理的刚性原则不能改变,需要反思的是快递企业对员工的管理方式

在团中央的建议和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下,我们看到便捷的智能投递柜已经进驻一些小区、大型商场,大大节约了快递员的投递成本。我们看到今年以来各级政府、组织不断地为快递小哥送温暖,在改善他们的居住条件、建立完善培训机制、引导快递员进行合理的职业规划等方面给予关怀,增强了他们的职业认同感。

据一份随机取样的研究报告显示,快递行业80%的员工来自农村户口家庭。这些从业的农村青年平均学历不高,专业技能欠缺,一般只能从事“门槛”较低的行业,比如快递服务业。另据调查发现,从事这一职业在“1年以内”的快递员占总数的50%,“13年”的占28%,“35年”的占12%,“5年以上”的仅占7%。从中不难看出,快递业员工流动幅度很大。短暂的“青春饭”吃完,从业人员将面临重新择业的处境。因此在工作期间,帮助他们学习新技能、增加知识储备、拓宽其就业面,对他们转型提升,很有必要。同时丰富快递小哥的业余文化生活,让他们从单调紧张的节奏中及时释放工作压力,也很有必要。

近日,刘强东发布的关于取消京东物流快递员底薪的决定,激励员工多揽件,引起社会广泛关注。快递业繁荣光鲜的表面之下,暗流涌动。连续12亏损、去年更是高达23亿元,让估值百亿美元的京东物流倍感压力。无情的市场如一张血盆大口每年吞噬掉数十亿的“真金白银”,从侧面印证了快递业竞争之激烈,好在京东仍然坚守住了员工的“五险一金”底线。

政府职能部门应关注快递小哥工作中面临的实际困难,尽量优化管理规章、提升城市管理水平。当前,快递业正在经历从粗放式向精细化、规范化发展的转变,这不仅考验行业企业的管理水平,还需要政府、企业、各级组织及消费者多方协同努力,让快递小哥更加安全、从容地融入智慧城市大格局之中;让快递行业的管理有法可依、有法必依,更加科学、规范;最终实现让快递业更便捷、更有序、更文明更高效地服务于社会

习近平总书记对快递员这一群体非常关注,2018年7月2日,在与团中央新一届领导班子成员集体谈话时,专门提到“快递小哥”等新兴群体,要求团组织要“主动关注、积极联系、有效覆盖”。

2019年新年贺词中习总书记再次点赞“快递小哥”等劳动者,称他们是“美好生活的创造者、守护者”。2019年春节前夕,总书记还特意走进快递服务点看望一线员工,并通过他们向全国快递从业者致以新春的祝福贺词引起普通劳动者的一致共鸣。

职业没有贵贱,劳动同样光荣,那些社会中常常被我们忽略的普通劳动者,虽平凡亦伟大。因为他们的坚守,社会更加美好;因为他们的付出,我们的生活更加幸福

我们相信,随着各级党政机关、社会团体的关注,快递小哥的境况必然会大有改善。如果这个社会能够多给他们一点爱心,如果广大消费者对他们能够些体谅和耐心,我们的社会更和谐更温暖。

 


责编:农青

新时代,新方位,新使命。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