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政策法规 > 问政·廉政 > 正文

环保局长,肆意妄为毁“环境”

编辑:农村青年杂志社 时间:2020-01-15
导读:峰儿,你可是家里的希望,我不求你当多大官,只愿你好好做人做事,不能出事啊!这是安徽省天长市原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钱峰80多岁的父亲过去常对他说的话,但钱峰并没有将父亲的教诲记在心上。他把商品交换原则带进工作中,肆意践踏营商、作风环境,甘于被围
       “峰儿,你可是家里的希望,我不求你当多大官,只愿你好好做人做事,不能出事啊!”这是安徽省天长市原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钱峰80多岁的父亲过去常对他说的话,但钱峰并没有将父亲的教诲记在心上。他把商品交换原则带进工作中,肆意践踏营商、作风环境,甘于被“围猎”,大搞权钱交易,最终烂在了被自己亲手毁掉的“环境”里。
       2019年3月,安徽省委巡视组交办群众反映天长市原环保局党组书记、局长钱峰向企业无偿借车私用、收受贿赂等问题线索,天长市纪委监委立即对其有关问题展开审查调查。9月份,经市纪委常委会、市监委会议研究决定并报市委常委会批准,分别开除钱峰党籍和公职,将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移送司法机关处理。
玷污营商环境,利令智昏敛钱财
       据钱峰供述,他第一次收受别人财物时也很担心害怕。任市科技局副局长期间,2004年春节,某企业拜年送烟酒,他感到不安,但很快就平静下来,觉得是人家看得起他。次年春节,某企业老板给他送了1万元现金,收下这份“厚礼”,钱峰既“激动”又“害怕”:激动的是1万元能办不少事;害怕的是拿了钱手就夹在人家的门缝里。但他没有想到“退”,而是设法在项目申报上给该企业有所关照。 由此,钱峰开始掂量手中权力的“分量”。他给自己划出“底线”:不主动伸手要,只接受拜年的礼品礼金。于是,他将申报科技项目资金作为“诱饵”,春节、中秋便成了他的“收获节”;而对一些拿了项目资金却不来“孝敬”的企业,他老大不爽。
       当上环保局长以后,他觉得手中权力的“分量”更重了,只看重成千上万的购物卡和礼金,至此他又一次修改“底线”:不向关系不好的人伸手,不向效益不好的企业伸手,只收帮过忙的企业的好处。他把环保监管对象拉进“朋友圈”,与他们勾肩搭背成了“哥们儿”,对送上门的万儿八千来者不拒。
       随着欲望的膨胀,钱峰开始主动向“哥们儿”伸手了:小到叫企业为他个人享乐等消费付账,大到私家车的保险和修理让“哥们儿”买单。他叫同学陈某到天长市田华烟酒店拿烟拿酒,然后分批安排相关企业去结账,陈某按9折将烟酒钱转给他,3年内仅此一项他索贿19.4万元。在市科技、环保局任职期间,钱峰共收贿、索贿81.5万元。“十八大”以后,他仍不收手。省委巡视组刚离开天长的2019年春节期间,他仍收取8家企业购物卡和礼金4.8万元。某企业老板刘某某送给他8万元,他将钱放在车上不敢拿回家,10多天后才心有不甘地退掉。而某包装公司石某某送的年礼15000元,他认为数额小就收下了。
       “我长期游走在政商之间,广交企业朋友,觉得为他们‘服务’才有‘钱途’,一步步玷污了天长的营商环境。”钱峰悔过时说,为了敛财,他拿国家政策法规当儿戏,在项目申报上搞利益输送、在环保执法监管中为不法企业逃避处罚开绿灯,国家最严格的生态环保法规在他这里竟成了纸糊的“墙”。2017年上半年,某包装公司被市环保局查封,钱峰对执法人员依法处罚横加干涉,将罚款降至最低限2.16万元了事;2018年下半年到今年初,皖东高科有限公司在3次环保监测中,均被监测排污超标,他擅自将执法程序终止,帮该公司逃避处罚。
       钱峰说:“我将手中的权力作为谋利的手段。起先,我对组织上调我到环保局任职还不乐意。尝到甜头后,今年初组织安排我去市人大机关,我已不想离开(环保局)这个‘肥窝子’。”
践踏工作环境,制度成了稻草人
       钱峰在科技、环保局“一把手”任上干了13年,尤其在环保局3年里,国家和省政府出台大量环保政策法规,要求极严。此外,单位的规章制度也很多,许多还是他亲手制定的。但他并没有把这些法规制度搁在心上,反而横加践踏。在日常工作中,他要求下属照章办事,自己却将主要精力和心思用在与企业拉关系、做生意、健身娱乐以及帮妻子推销商品上,找他办事要预约,就连本单位的人员也很难找到他。正如他悔过时说:“我总认为这些‘条条框框’是单位工作运转的手段,是管束下级和企业的。我在台上是威风八面的领导,在台下则是‘自由人’。我的所作所为破坏了单位的工作环境,一时间局机关作风不正,有人同我一样与企业拉拉扯扯、称兄道弟。”
钱峰是天长市某健身房的常客,是拿费用的单车教练,圈子内的人称他“单车王子”,他常常带着三朋四友游山玩水。“钱峰玩物丧志到了腐化堕落的地步,严重影响了单位的风气和环境。”办案人员介绍说,钱峰痴迷享乐,长期与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性关系,这为他一步步跌入违法犯罪泥坑打下伏笔。
       “我经常将私家车的加油费、维修费、过路费、保险费以及请人吃饭的费用拿到企业处理,吃拿卡要厚颜无耻。”据钱峰自述,他带头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2017年,他借用安徽开林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的房车和天翔集团的商务车,与妻子李某及其朋友去湖南安化旅游;2018年,他再次借用这两家公司的车辆去河南郑州办私事,过路费、加油费都由企业承担。由于钱峰贪图享乐,老板们正是抓住这一点,想方设法满足他,利用他手中的权力来保护自己的不法行为。其实,钱峰心知肚明,只是他早已在诱惑面前败下阵来。
       钱峰独断专行成了积习,在重大事项决策上故意规避集体决策。2018年上半年,为改善白塔河水质,钱峰提议:由南京盖亚生物工程有限公司实施以重建水生态食物链修复为核心的水质提升工程。但局班子成员对该公司资质、实施效果等质疑多、分歧大,未形成一致意见。他以时间紧、领导有批示为由,规避在会议研究时遇到的障碍,2018年4月初,竟私自代表市环保局和该公司签订了协议,将工程交由该公司仓促实施。后来,由于实施效果不佳、招投标程序缺失等原因,造成该公司与市政府形成债务纠纷,给市里工作造成很大被动。
       钱峰漠视群众纪律,对涉及群众生活的实际问题麻木不仁。去年上半年,群众对铜城化工园区的某企业环保投诉很多。由于他与企业老板存在不正当经济往来,便把投诉当作一般信访件处理,不同意对该企业责令停产及立案调查,形成近200名群众找市委、市政府的群访事件。
损毁家风环境,家庭成了“逐利场”
       “钱峰对外独往独来,大肆敛财,对妻子商务行为一味放纵,造成极坏的社会影响,严重败坏了家风。”办案人员说,满口生意经的钱峰,为了博得妻子的欢心、显示自己的本事和能量,不仅默许、纵容妻子李某长期向企业推销产品谋利,甚至走到前台参与妻子的商务活动,帮其推销安化黑茶和空气净化器、净水机及安利保健品等系列产品。在这期间,他还被有资质的机构评聘为推销安化黑茶及安利产品的“金牌讲师”,生意圈内的人送他“黑爸”、送其妻“黑妈”绰号。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他会来事的妻子更是肆无忌惮地利用他的职权向企业推销、甚至强行兜售产品谋取私利,企业对此苦不堪言。
       据钱峰供述,2014年至案发,他亲自向20多家企业打招呼,帮妻子推销安化黑茶、白酒以及“安利皇后锅”、空气净化器、净水机等系列产品,总价值达106万元,获利12.5万元,将家庭这一温馨的“港湾”营造成了充满铜臭的“逐利场”。“在我放纵和影响下,妻子长期、频繁到企业推销商品,强买强卖,甚至向企业要这要那。一些企业对我和家人的做法很反感。其间,也有不少企业朋友公开提醒我要注意收敛,但我听不进去。是我的言传身教败坏了家风环境。”他说。
玩火者必自焚,幡然醒悟已然晚
       钱峰毫无党性原则,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大肆收受礼品礼金,贪图奢靡享乐,对家人失管失教,纵容妻子利用其职务谋取私利;毫无纪法意识,与不法企业主沆瀣一气,聚敛钱财,且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严重破坏政治生态,对党的事业和形象造成极大危害。2019年9月10日,经天长市纪委常委会、市监委会议研究决定并报市委常委会批准,分别开除钱峰党籍和公职,将其违纪所得12.5万元上交财政,将其涉嫌受贿犯罪问题以及涉案款物折合人民币81.5万元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
       “如今我落得党籍和公职双开、身陷囹圄的可耻下场,真是悔不该当初。我为啥会犯下如此严重的错误?归根到底,是思想总开关出了问题,身为环保局长,却干着毁损‘环境’的事,教训惨痛啊。”钱峰在高墙铁网内悔断肝肠,但一切为时已晚。
       初心不正难得始终。纵观钱峰的蜕变过程,分析其堕落原因,诱惑增多固然是一方面。但究其根源,还是理想、信念滑坡,权力观、金钱观扭曲,纪律与组织观念淡薄。他从担任天长市科技局副局长开始,就逐渐丢掉了理想、信念这个根,最终变成了随风摇摆的浮萍。由此可见,理想、信念动摇,党员、领导干部定会在歧路上渐行渐远,以至公然违背党的纪律,贪图享乐,收受礼品礼金,甚至受贿索贿,走向不归路。因此,对于党员、干部来说,必须时刻校正自己的权力观、事业观、金钱观。自古当官发财两条道,既想当官,又想发财,世上哪有这等好事?当官就不要想发财,想发财就甭当官。
       营商环境不容玷污。维护政治生态环境同保护自然生态环境一样重要,是摆在每一个党员、干部面前极其严肃的政治命题。身为环保局长的钱峰,忘记了环保部门是政府重要的行政执法机关,担负着维护生态文明的重要责任,和企业老板勾肩搭背,利用职权大搞权钱交易,在破坏自然生态环境的同时,也严重污染了政治生态。正如他在悔过时说:“我把政策、法规和党的纪律、规定抛之脑后,正因为我贪图蝇头小利,导致了少数企业投机取巧、违法排污毒苗疯长。”钱峰不仅破坏自然环境,而且毁坏了政治生态环境。党员干部应从钱峰案件中汲取教训,在与企业交往中,必须恪守亲、清原则。倘若亲而忘清,摆不正自身角色,必将作茧自缚。
       心存侥幸不知收敛。藐视党纪国法,侥幸“闯关”的心理贯穿钱峰违纪违法的始终。他觉得,“十八大”以前收受人家的财物等违纪违法问题,因时间久远,相关证据应已灭失;而“十八大”以后自己收受的钱物数额不大,多数并非主动索要,且比较隐蔽,不会有什么问题。尽管纪检、监察机关曾多次约谈,要好的同学、朋友也予以提醒,但他仍心存侥幸,选择逃避,失去了主动向组织承认错误、改正错误的机会。俗话说“人拉不走,鬼搀飞跑”。这个“鬼”就是他内心的贪欲,就是寄希望不出事的侥幸心理。钱峰在忏悔书中写道:“为官莫做贪腐事,举头三尺法规明。明暗两面终有报,只是来早与迟到。只有如实交代违纪违法事实,才是唯一出路。”可惜,这一认识已经来得太晚了。在组织立案审查时,他仍主观认为“反腐败是‘隔墙撂砖头’,总不至于查到我”“过年过节收点小礼算个啥”“拒不承认,组织奈何于我”。于是,他逆势而为,搞“攻守同盟”,拒绝配合组织调查。事实表明,在党纪国法面前肆意妄为,无异于玩火自焚。“只有警钟长鸣,才能警笛不响”,心存侥幸、没有心存敬畏,只会导致不幸。
       加强家风家教建好“后方阵地”。“痛定思痛,一切错误的根源都在于我纪律意识淡化,造成后方失守,是我亲手毁了家庭。”钱峰在悔过书中痛心疾首地说,家庭腐败悲剧是他一手造成的,他是总导演。党员、领导干部要带头管好自己的配偶、子女和亲属,一定要把反腐警示和廉政文化教育的触角延伸到党员、干部家庭。通过领导干部言传身教和自身的表率作用,营造好“风清气正”的家风小环境,确保家庭真正成为领导干部温暖、幸福、廉洁的港湾,让廉洁的家风环境为营造纯洁、亲清的营商环境尽一份力。(作者系安徽省天长市纪委监委田吉轩 丁春堂)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