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地方动态 > 乡村回望 > 正文

“假小子”二妈的故事

  来源: 农村青年杂志   作者: 农村青年杂志社
导读:农村老家的二妈,是与我家房山连房山的邻居。现在二妈已80岁出头了,但仍然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腿不软,走起路来一点儿晃晃悠悠的影子都没有。 二妈年轻的时候说话嗓门就高,特别泼辣能干,手脚也很麻利,能吃苦耐劳,为人仗义大方。有生产队的时候,二
农村老家的二妈,是与我家房山连房山的邻居。现在二妈已80岁出头了,但仍然耳不聋、眼不花、背不驼、腿不软,走起路来一点儿晃晃悠悠的影子都没有。
二妈年轻的时候说话嗓门就高,特别泼辣能干,手脚也很麻利,能吃苦耐劳,为人仗义大方。有“生产队”的时候,二妈就拿和男劳力一样的工分。由于家里家外都是一把硬手,所以在村里比较“出名”,乡亲们送给她一个绰号——“假小子”。
年轻的时候,二妈特别内秀,心灵手巧,纳鞋底、做布鞋是“拿手活儿”。别的农妇,三五天才能做好一双新鞋,可二妈一两天就成。她白天下地劳动,晚上在昏暗的煤油灯下纳鞋底。一双鞋底纳好,一般都要穿两三千个扣眼。鞋底纳好后,上鞋帮子更是一道“精工细活”,鞋底和鞋帮必须严丝合缝,如果不和拢、对不齐,将前功尽弃。因为二妈做的鞋子结实、合脚,村妇们都很羡慕她。有一年,村书记评上了县劳模,“五一”要去县城参加劳模表彰大会。穿的新衣服倒是有,就是脚下的鞋子有些破旧。于是,他便找到二妈,让赶紧给他做一双新布鞋,二妈二话不说就爽快地答应了。第三天中午,她拿着做好的新鞋送到了村书记的家里。
据说,二妈当年还当过生产队的代理“车把式”呢!在那个年代,大马车、老牛车可是生产队的半个家当和财产,社员们都很珍惜的。二妈所在的生产队只有两套半新不旧的马车。有一年,正在收秋的节骨眼儿上,一个“车把式”有病住进了医院。生产队长决定在年轻力壮的男劳力里临时选一个“车把式”。早晨上工派活时,生产队长一宣布此事,二妈挺身站出来:“我来试试!”话音刚落,大伙就笑了起来。饲养员抢话说:“赶大车是技术活,是男劳力的事,你一个妇道人家连鞭子都不会甩能行吗?”“妇女咋地?新社会男女都一样,这个‘车把式’我当定了!”只见二妈从队部院内存放的马车上,抓起赶车的鞭子高喊一声:“请大伙闪开点!”啪啪就左抽右甩了两鞭子。这下大伙惊呆了,都不做声地频频点头默许。队长一看这场面,只好笑着表态说:“那就先试试?大伙说中不中?”
就这样,二妈当上了临时“车把式”,精神抖擞地穿梭于农田的土路上。无论拉玉米棒、玉米秸秆、高粱、谷子、豆子还是农家肥,二妈装车、卸车一点儿不差样、不含糊。而且到点儿出车和收车,每天都把马车收拾得干干净净。一个秋天下来,没有出现过事故,马车安然无恙。待“车把式”病好出院,二妈才不再赶车。二妈当“车把式”的事,一时间被村里传为佳话。后来才听说,二妈小的时候,在山东农村老家跟随父亲学艺,熟悉各类鞭子,是名副其实的“练家子”。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每到春天,越冬后的小麦需要及时浇灌“返青水”,可是,生产队就有两眼机井,家家户户需要提前排号,或组织“抓阄”确定前后次序。但有的农户总想抢先一步浇水,因为没有按照排号的顺序来就引发了纠纷,两家还动了手,队长出面说合调解也无济于事。这时,二妈挺身而出,把两家人叫在一起,劈头盖脸地训斥了一顿,并且告诉他们:“反正你们两家的浇水垄沟是从我家麦田穿过的,你们要是还闹,我就把这段垄沟堵上或扒开,看你们还浇水不!”两家人听了面红耳赤,一时间都没了词。事后,大伙都说,二妈不怕得罪人,敢出头露面化解矛盾,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二妈年轻的时候,有好多故事,每当村里的人们议论起二妈,没有一个不竖大拇指的。
随着岁月流逝,二妈已入耄耋之年,可依然精神抖擞、童心还在。村里根据二妈的家庭现状,决定给二妈申报个“低保户”,二妈一听就急眼了,风风火火地找到村书记当头一棒地说:“你们村干部都知道,我膝下4个儿女,有3个在外头做事,我和老儿子、儿媳在一起和和睦睦,日子过得好好的,吃穿住都不愁,手里还有钱花,给我申报哪家子低保?”就这样,二妈把“低保户”的名额硬是让给了别人。
二妈有讲不完的动人故事。在二妈身上,我们晚辈们可以学到很多东西,尤其是一些为人处世、做人做事的朴素道理。(许贵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