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地方动态 > 乡村回望 > 正文

昔日乡村换新颜

  来源: 农村青年杂志   作者: 农村青年杂志社
导读:昔日乡村换新颜 文/何召霞 我的故乡在胶东一个小乡村五莲县西楼村。 记忆里童年的村庄,一到雨天胡同里便满是泥巴。那个时候,夏天的雨季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光,他们会像动画片里的小猪佩奇、乔治一样,在胡同里跳泥坑,直到身上跳的 脏兮兮的、大人在胡同口
昔日乡村换新颜
文/何召霞
我的故乡在胶东一个小乡村——五莲县西楼村。
 
记忆里童年的村庄,一到雨天胡同里便满是泥巴。那个时候,夏天的雨季是孩子们最快乐的时光,他们会像动画片里的小猪“佩奇、乔治”一样,在胡同里跳泥坑,直到身上跳的
脏兮兮的、大人在胡同口喊“回家吃饭啦……”孩子们才恋恋不舍地往家跑,还不时地回头做个鬼脸。回到家里,大老远地总会听到邻居们的唠叨声:“头发怎么湿了,裤子上全是泥,鞋子也脏了……”那时候我很幸运,母亲从来不唠叨这些事,只会用眼神注视我。我一路飞跑进屋,已经猴急火急地拿着“香喷喷”的大包子塞进嘴里,母亲用手点着我的额头,疼惜又故作嗔怪地说:“馋嘴猫!慢点吃,别噎着啊……”
  那个时候,看一场电影是村民最期盼的,更是孩子们求之不得的乐事。当时每个乡镇仅有一名电影放映员,他骑着“永久”牌自行车挨个村庄服务。要知道,那个时候村里没有几户人家有自行车,村党委组织看电影是要向放映员申请排队的。电影晚上放映,下午一群小伙伴们就拿着小板凳,早早地去“大队屋”占位置。从下午开始,村里的大喇叭就开始不停地播报:“各村民注意,各村民注意,锁好门,带好娃,晚上‘大队屋’看电影。”那个时候,看一部影片中间需要换好几次片子,而且都是手动操作。中间换片时我们总会站起来“捣蛋”,将自己影子映到屏幕,村支书就会拿着喇叭喊:“坐好了,坐好了,再胡闹没得看了。”
  那个时候,村子通往县城的路经过一条河,老人们搬来几十块大石头,从河的这边排列到河的那边,这就是我们的“桥”。那个时候,河上游有家造纸厂向河里排污水,河水的颜色是“酱油色”。那个时候,赤脚走在水里也不担心脚会不会烂。但是,母亲心疼我的脚,一到对岸母亲就拿起她的手帕给我擦脚。从城里再回到家里,母亲还不忘为我打水洗脚,唯恐脚丫生病。
我读初中时,村子开始修“村村通”,泥巴胡同变成了水泥路。村民的石头砌的房子几乎看不到了,邻居们大都翻新了白灰墙、红瓦房。村子里装上了自来水。那个时候虽然是隔一天放一次水,但对于村里人来说已相当幸福,他们不用再到几里外的井里挑水吃了。村里集资修建了通往县城的“西楼大桥”,直接连接着222省道。
从那时起,“大队屋”也不再那么寒碜,敞开的院子有了几间屋子,党委会的召开、村民反映情况等,有了“沟通交流”的大环境。晚上,有些村民们自发到“大队屋”扭秧歌,那个时候好多村民不好意思,看的比跳的多。孩子们的爱好也发生了变化,他们已经接触不到“露天电影”,都在家看电视。放映师傅的影子逐渐消失,电子产品逐渐成为孩子们的娱乐天堂。
我读高中时,家门口扩修了两条宽宽的马路,一条是连着222省道,一条是连接解放路,解放路直接通往欧式风格的火车站。路宽了,尤其是火车的开通提速了通往外界发展的致富之路。从那时起,我们村大桥附近陆续开办了很多企业,成了西楼商业开发区。村子里轿车多了,垃圾筒也多了起了。大桥下的“酱油色”的水变清了,沿河开发区企业废弃物排放也有了专门输送管道,而不是直接排到河流中。西楼大桥旁边县里最早的“砖厂”,也在县委领导的指示下“炸掉”了。火车站广场晚上跳舞的人越来越多,村民们日子越来越好,精神生活越来越丰富。
 
  近年来,村庄的变化更大了,村里的老人们普遍用上了智能手机,微信、抖音都玩得很溜。互联网的普及带动了村民的经济发展,通过网络电商能把农副产品销售到全国各地。村里还建起了草莓采摘园、桑葚采摘园等,带动了旅游业的发展,也给村民带来了可观的经济收入。
  现如今,从村容村貌到特色产业,再到乡村文明建设等方面,家乡的村庄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文化广场、百姓大舞台、老年人活动室、民生服务室,这些文化设施在西楼村一应俱全,在丰富了村民的精神文化生活的同时,也让村民们感受到了新时代农村变革带来的幸福感。
人这一辈子,不管身居何处,对家乡的情感是自然且浓烈的。因为这里有生命最初的印记,无论走到那里,根都在家乡。每次回到老家,我躺在父母的大炕上,总是觉得:老家,才是最温暖的!(何召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