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乡镇风采 > 人物·手记 > 正文

刘庆民代表:加快乡村医生培养,留住青年医学人才

  来源: 农村青年杂志   作者: 何召霞
导读: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泗水县苗馆村隈泉村乡村医生刘庆民自2018年以来的建议,基本都是围绕着村医队伍建设问题。今年上会,刘庆民代表带来了《加快乡村医生培养的建议》和《关于加快农村养老服务建设的建议》。 疫情期间刘庆民(右)教村民如何防护 刘庆民代

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泗水县苗馆村隈泉村乡村医生刘庆民自2018年以来的建议,基本都是围绕着村医队伍建设问题。今年上会,刘庆民代表带来了《加快乡村医生培养的建议》和《关于加快农村养老服务建设的建议》。

疫情期间刘庆民(右)教村民如何防护

刘庆民代表说,乡村医生是最贴近亿万农村居民的健康“守护人”,是发展农村医疗卫生事业、保障农村居民健康的重要力量。加强乡村医生队伍建设和服务能力迫在眉睫。乡村振兴是人才的振兴,要加快乡村医生培养,重视本土青年医学人才培养,留住青年医学人才。

刘庆民代表调研后发现,近年来,乡村医生承担了大量的基本公共卫生和基本医疗服务,为农村经济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提供了有力的健康保障。然而,乡村医生服务能力弱化的问题仍然普遍存在:

业务素质不高,服务能力弱。乡村医生执业资格上,学历偏低,取得国家认可的执业助理医师以上资格的比例少;且乡村医生在年龄结构上趋于老化,在开展公共卫生服务和应急处治方面出现力不从心现象。

乡村医生队伍青黄不接。目前,以泗水县为例,年轻乡医占乡医总数的20%左右。正规医学院校毕业的学生,难以满足县、乡(镇)医疗机构的需要,更别说村卫生所。

乡村医生待遇报酬偏低。虽然近年来政府加大对村医的相关补助力度,但村医的实际收入仍然偏低。一些偏远山区村由于外出打工经商人多,常住人口锐减,村医得到的政府补助和诊病收入也随之下降,只能通过从事农业生产、打零工等方式来维持生计。个别村医甚至为此弃医到外地谋生,使有的村卫生所“名存实亡”。

医疗风险大,保障缺失。乡村医生主要担负一般常见病的初步诊治,超出诊治能力的患者应及时转到上级医院。但是,由于乡村医生自身理论水平、临床经验的不足和辅助检查的设备有限,有时难以准确鉴别和及时判断疾病情况,从而可能造成一些不良后果。只要出现人身伤亡,乡村医生不得不花钱买平安。特别对偏远贫困的村卫生所,动辄上万、十几万元的赔偿,那就是灭顶之灾。

乡医刘庆民(左一)热心为村民服务

为此,刘庆民代表建议:

加快后备乡村医生的培养。将市级医学院校升级,提升培养层次,扩大医学人才培养的数量,特别是本土医学人才的培养,逐步满足当地群众对医疗服务的需求。院校招生时,在符合投档要求的考生范围内,优先录取定岗单位所在乡村生源,为乡村卫生所定向培养临床医学人才。

强化在岗乡村医生的培训。“医联体”成立后,公立医院的“壁垒”已经逐步打开,以“健康”为目的的医疗卫生保障圈逐步形成。可依托“医联体”这个平台,形成市乡村三级人才培训体系。乡村医生分年龄和层次,定期到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和县级医院跟班学习。年轻乡村医师要经过全科适宜技术培训和全科医师进修,培训合格后持证上岗。鼓励乡村医生参加在职学历教育;规定乡村医生每年必须完成一定课时的岗位培训,定期到上级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短期轮岗。培训应突出实用性,比如常见病、多发病、公共卫生、合理用药以及计算机操作等各方面的知识和技能。卫生院、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为乡村医生参加继续教育在时间安排上创造条件,可以委派全科医生轮流驻扎乡村卫生室,指导乡村医生开展基本医疗诊治和基本保健工作,带动乡村医生业务技能水平的提高。

畅通乡村医生的远景渠道。在总的框架内,畅通乡村医务人员的流通渠道,要让他们为实现自己的人生规划有追求的目标。当工作达到一定年限后,只要符合规定的条件,通过规范的考核和选拔机制,可到上一级的医疗卫生机构工作。另外,乡镇卫生院的医生晋升不仅要到上一级医院进修一年,而且要到村卫生所挂职一定年限;县级医院医生晋升要下沉到乡镇卫生院(社区卫生服中心)服务半年。

妥善解决乡医收入低的问题。合理制定乡村医生收入分配方案,提高公共卫生服务补助、基本医疗收入和基本药物零差率的补贴标准,乡村医生的合理收入要与同级教师相衔接。要让乡村医生安心基层工作,满足村民在本村即可接受一般治疗和基本公共卫生服务,做到小病不出村,不仅减轻村民负担,又增加乡村医生的收入。而且要加大乡村医生退休后的保障制度,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