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乡镇风采 > 人物·手记 > 正文

微山湖上最美夫妻:“船校”里的“摆渡人”

编辑:农村青年杂志社 时间:2019-12-16
导读:在碧波荡漾的微山湖上,有一所全国唯一的“船上学校”。王升安和妻子曹桂英在“船校”坚守40年,倾其所有教3000多渔家孩子读书识字,“摆渡”他们走出湖区,其中有近百人考上重点大学。白天兢兢业业教学、晚上和妻子割芦苇赚钱养家的王升安,也被评为中国最美
扬州妻子“骗”上船
 
曹桂英在上课
王升安是一个热情爽朗的山东汉子,家住济宁市微山县微西村。当地70%的人口都集中在湖区,渔民们世代生活在船上,以捕捞为生。
因交通不便,早些年微西村与外界联系很少,渔民们都没上过学,吃尽了文盲的苦头。直到1964年,全国唯一一所“船上学校”微西小学创立,当地孩子才终于有学上。
1978年,高中毕业的王升安本可以留在县城工作。但为了让乡亲们的孩子也能像自己一样有些文化,他毅然回到大家都不愿去的微西小学,当了民办教师。
那时,学校是一艘平板式渔船,条件十分艰苦。上课时,他只能佝偻着身体。任教没几天,因为水位上涨,“离锚”的“船校”被风浪推向了湖心。他跳进水里,试图将船锚重新压入泥中,但无济于事。“船校”带着铁锚和他一起剧烈地摇摆……幸亏一片芦苇勾住了铁锚,他和孩子们才避免了一场灾难。

王升安和曹桂英夫妇送孩子放学
两个多月后,一所岸上的中学见王升安教学水平高,又踏实敬业,就想把他要走。转头看看那艘既是教室又是住所的简陋小船,王升安也想到了退缩。但在40多名学生的齐声挽留中,他最终拒绝“上岸”,咬牙留了下来。
这一留就是41年。后来,如若没有妻子曹桂英加入,王升安难以想象自己还能坚持多久。
曹桂英说,她是被“骗”到微山湖来的。
王升安、曹桂英夫妇受到地方表彰
曹桂英的老家在江苏扬州。到了待嫁年龄却没有处对象的她曾一度急坏了亲友,大家纷纷给她物色男孩。于是,她听说了在微山湖里教学的民办教师王升安。当时,刚任教没几年的王升安境况十分窘迫,孤身一人,工资只有几块钱。
双方父母托在京杭大运河跑运输的亲戚帮忙牵线,不久后两人便互换了照片。经过一段时间的书信往来,王升安决定去扬州提亲。初次见面,曹桂英就被眼前这个衣衫褴褛的人民教师吓到了:咋像叫花子一样啊?但经过几天的观察,曹桂英和家人都十分认可王升安的人品,同意了这门亲事。
结婚后,曹桂英随王升安来到微西村,她想看看王升安工作的“船校”。到了学校跟前,她再一次傻眼:这艘连窗户都没有的船就是微西小学。破烂的船体,简陋的教室,一阵风吹来就会左右摇晃。曹桂英气急败坏,可后悔已经来不及了。
渐渐地,她发现湖区有的孩子十几岁了还没上学,而丈夫不仅要劝说家长送孩子入学,还要管理学校一切事务,并给全校四个班级上课,这个“光杆司令”太不容易了。她心里的怨气就渐渐消散。当时,船舱内的高度是1.6米,而王升安的身高是1.8米。即使整天当“缩头乌龟”,王升安也没有放弃,曹桂英越来越佩服丈夫的这份坚持。
1986年起,曹桂英成了工资少得可怜的微西小学代课老师。
1989年冬天,为了备战期末考试,王升安不顾高烧仍旧站在讲台前,一天吃6粒退烧药扛着。到了第4天,他突然眼前一黑晕倒在教室……
由于错过最佳治疗时间,王升安的右眼角膜严重受损,视力几乎为零。巨大的打击甚至让他想过结束生命。在家人的劝说下,他的心结才逐渐打开。
 
2019年新学期,船校老师集体合影
晚上割芦苇赚钱养家
 
改革开放后,渔民出船一天随随便便就能赚上百块钱,而王升安夫妇依然生活得捉襟见肘、苦不堪言。
1985年到1995年是王升安夫妇最困难的时候,“实在是太穷了”。夫妻俩最大的盼头就是转正,那样不仅工资高些,有各种补贴,还受人尊重。1986年,符合政策要求的王升安曾有过一次转正机会,但最终阴差阳错,失之交臂。
两口子都是穷苦出身,决定自食其力。在完成备课、上课、批改作业等教学任务的同时,他俩开始另谋营生以养家糊口。
每天下班后,王升安和曹桂英就把两个儿子放到亲戚家,而后去割芦苇。白天当然没时间,他们只能夜里割,有时候凌晨三四点就爬起来干活。一捆芦苇能卖1块钱,一天能挣20块。
“20块钱啊,赶上一个月的工资了。村里人知道后,心疼地问:你们当老师的,受那么大的罪能行吗?可是你说,不这么样起早贪黑,日子怎么过啊?”曹桂英回忆道。
放暑假的时候,夫妻俩就去摘莲蓬。那时候,湖里都是野生莲蓬,赤着脚下水趟泥摘,一天也能挣不少钱。王升安满怀歉疚地说妻子:“曹老师的腿整天泡在水里,后来就得了关节炎,只要一弯曲就疼。”
夫妻俩真正直起腰杆是1995年。在此之前,因为给曹桂英做了一场手术,家里欠下9万元巨债,他们心急如焚。听说养螃蟹能挣钱,曹桂英跑到泗洪找本家的养殖专业户叔叔取经。这一年,她家的螃蟹爬满了塘,为两口子带来七八万元收入。从那以后,他们才不穿带补丁的衣服了。
这时候就有亲友劝说夫妻俩:“既然你们掌握了养殖技术,又有文化,何必再被那艘微西小学的破船拴死呢?干脆辞职养螃蟹赚大钱吧!”
王升安听了把眼睛瞪大,回答说:“都去赚大钱了,村里的娃娃谁来教?孩子的教育失败了,你有再多钱又有啥用?”
转正的事一拖就是15年。直到1999年,王升安才得偿所愿,还评上了高级教师,渐渐有了两三千元的工资。
如今,村民的条件渐渐好了,不少孩子被送到县城的寄宿学校读书,“船校”中只剩下34个学生,分为一、二、三年级。王升安和曹桂英语文、数学、美术等全都一肩挑。有时候王升安去乡里开会,就只剩曹桂英一个人带着这几十个娃娃……
孩子们的家长多以捕鱼养蟹为生,每天黎明出船,一去就是一整天,中午根本顾不上接孩子。所以,王升安为“船校”制定的作息时间表是这样的:9点10分开始上课,中午休息半小时,孩子们吃自带的干粮和零食垫一垫,下午3点放学。
即便如此,仍然常有家长赶不及划船来接孩子。遇到家长“打网”未归,学生就跟着王升安回家,安静地趴在桌子上写作业。曹桂英不光要辅导孩子们做题,还得免费管饭。
“现在小孩子娇贵了,以前5岁的孩子都是自己划船来”。王升安说,“不过一到冬天,还得我们去接。因为大人都忙生产,湖里虽然结的冰厚,但毕竟不安全”。
回忆起冬日里与妻子一同接学生的场景,王升安嘴角上扬:“那是我俩配合最好的时候,大清早就顶着风出门了。我在船尾开着机船,她在船头破冰,那真叫风雨同舟啊!”
 
家长划船来接孩子
三千渔民娃的“摆渡人”
 
教了这么多年书,王升安夫妇对微西村的娃娃一直问心无愧。唯一觉得对不住的,就是自己的两个孩子。大儿子王会昆在泰安上大学时生病住院,他俩周四接到电话通知,但如果离开学校就得停课。思前想后没办法,熬到周六才出门,星期天下午就往回赶。“我们儿子也没说过什么,谁让那边是孩子,这边也是孩子呢。”
虽然经过几次更换,现在微西小学的船比前三艘已经大了许多。但孩子们仍然只能挤在狭小的甲板上玩闹。每一个课间,王升安夫妇都提心吊胆。为了让孩子们有个自由活动的操场,王升安磨破嘴皮跑断腿。2014年,“船校”终于停靠在一块用工业石渣建成的高地上。牢稳的平地,明亮的教室,令王升安和曹桂英在校舍落成的当晚激动得一夜没睡。
如今,夫妻俩的办公条件已大为好转
2015年,王升安接受了右眼角膜移植手术。
接着,王升安夫妇接到央视邀请,赴北京参加教师节晚会,还被评为“中国最美乡村教师”。
随后,有热血青年到微西小学当支教老师。王升安在感激之余,对他们提出严苛的要求:必须学会游泳!湖区处处都是水,熟悉了水性才能保证孩子们和自己的安全。
王升安是生长在湖区的人,对渔家孩子有着浓浓亲情。看到家庭困难的学生,他和妻子总会伸出援手。有一对小姐妹,爸爸去世,妈妈改嫁,妹妹又有智障,别的学校根本不要她们。王升安夫妇毫不犹豫地收留了这对小姐妹,从学习到生活费用全包了。曹桂英还定期为姐妹俩洗澡、理发、洗衣,让她们享受家庭的温暖……
2019年9月10教师节前,王升安和曹桂英接到不少孩子的电话、微信问候,更有学生从北京、上海等地给他们快递来小礼物。“老师,这些年我走过许多城市,发现还是小时候在您家吃的饭是世界上最香的!”“王校长,曹老师,感谢你们把我摆渡出了湖区,没有像父辈一样成为靠水吃水的渔民,当上了科学家……”
41年来,夫妻俩先后教过3000多名渔家娃,用文化给他们插上了人生腾飞的翅膀,其中近百人先后考上重点大学。
如今,王升安夫妇仍在“船校”中做着孩子们的“摆渡人”,执着地继续着他们这种在茫茫湖面上渡人渡己、苦中有乐的生活。(张东亮)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