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按钮 村支书马豹子的“魔术经济学” - 农村青年

村支书马豹子的“魔术经济学”


2019-08-08 14:50:53

 

 与魔术朝夕相处20年的马豹子,虽然变戏法“不入流”,却靠魔术挣下千万财富;与商品批发不搭边的马豹子,却捕捉到“魔术+销售”的巨大商机;回乡当村支书的马豹子,又总结出农村最畅销的十大商品。不懂经济学的马豹子,有一套自己的“生意经”,成就了自己,带动了行当,造福了乡亲。  

市场:十万大山里变戏法,开放浪潮中找门路

 小乡村里建起年销售额10余亿元的大市场本是件“稀奇事”,河南省宝丰县大黄村村民却见怪不怪。闯市场、抢市场、建市场,马豹子给“魔术村庄”带来太多“惊讶”和“惊喜”。  

 “一捆围布一根绳,三根竹竿来搭棚。真真假假变戏法,换得银钱回老营。”30年前,17岁的马豹子跟着魔术团“跑江湖、变戏法”,一年也就混个肚圆。  

 “魔术团很红火,但钱都让团长挣了。”19岁的马豹子卖牲口“扎本钱”,自己组团,“云贵川山大沟深,别人不敢去,我就到十万大山里表演”。  

 9个人的小魔术团第一站到了四川。别的团为省运费在一个地点待上十天半月,马豹子却“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专赶逢场天(赶集的日子);别的团里团长拿大头,马豹子却跟大家分红;别的团找块空地搭帐篷演出,一星期花15元钱,马豹子找电影院合作,演一场租金40元钱。  

 “豹子的想法太冒险,真怕把路费赔进去。”马豹子的大哥马松政当时随团,他没想到逢场天早、晚演两场,场场爆满,5角钱一张票,一天挣几百元。  

 思路一变天地宽,生得膀大腰圆、眼明唇厚的马豹子憨厚中透着精明,他找到了遗漏的大市场。  

 在西南地区闯荡7年,马豹子又瞄准东南沿海。都说沿海地区人精明,他偏要去闯一闯。在深圳,马豹子找体育馆合作,“当时老家票价才几元钱,深圳能卖到60元钱,一场就赚几万元钱” 。

 多数魔术团在河南周边小打小闹时,马豹子硬是将团队扩大到200余人,挣下千万财富。  

抢市场:魔术表演聚人气,不卖门票卖商品

 “上到九十九,下到刚会走,大黄玩魔术,人人有一手。”宝丰是“中国魔术之乡”,魔术是当地人的重要营生。2003年后,由于电视和网络的冲击,行情急转直下,大团萎缩成小团,小团半路散了伙,大黄村60余个魔术团仅存下20多个。  

 老艺人们想不通,千百年传下来的饭碗,咋说砸就砸了?马豹子看得透,他从批发皮衣的商贩处找到了魔术团的出路。“一次批发几万件皮衣,薄利多销也是大财富。”马豹子看准“魔术表演聚人气,不卖门票卖商品”的大市场。  

 大伙有疑虑:观众看演出,还推销商品,不怕被砸场子?马豹子说,免费表演,魔术聚人气,推销聚财气。村里人更没底:看完演出,观众一哄而散,谁会买商品?马豹子算了一笔账,10个人中有1个人买商品,这买卖就亏不了。  

 “赚了算你的,赔了算我的。”已回大黄村当支书的马豹子鼓动魔术团团长郑延辉先行先试,结果净赚了1万多元。  

 行胜于言,“魔术+销售”模式迅速在宝丰传开。一头连着厂家,一头连着消费者,省去中间成本,物美价廉,薄利多销,魔术团抢到了农村销售市场,变戏法般又红火了。如今,2300余人的大黄村,在外演出的团队有87个,从业人员1100余名。  

建市场:“小魔术”变出“大产业”

 5年前,在外闯荡10余年的魔术团团长宋永军由“带团”改当“坐商”,见证了大黄村西头的小商品批发市场从“啥都没有”到“店铺林立”。“我现在的店铺以前就是大水坑。”宋永军说,“在外面开了眼界,扎了本钱,也跑累了,就回来干批发生意”。如今,近600辆面包车从宋永军的店铺进货,一年销售70余万双健步鞋,营业额超过2000万元。  

 “想建小商品集散地,本是为了给魔术团供货。”小商品批发生意的火爆,让村支书马豹子出乎意料。但“意外”中却暗含“商机”,他总结出农村最畅销的十大商品,排名第一的是图书。  

 大黄图书批发市场应运而生,23家商户与22家出版社对接,销售网络覆盖全国,年销售图书2000多万册(套),年销售额约4亿元。年营业额3000余万元的图书批发商李晓辉说:“马支书把路子找对了,把名气打响了,把生意揽来了。”  

 如今,小商品批发市场和大黄图书批发市场内有商铺近300家,年销售额约15.6亿元,辐射带动周边约3.7万台面包车、2800台流动舞台车、13万人就业。10年间,大黄村人均收入由不足6000元猛蹿到约3.7万元。  

 “现在大黄只是商品集散地,今后村里要搞‘前店后厂’,建产业园。”47岁的村庄带头人却有着20岁小伙子的闯劲儿,马豹子的愿景说来也简单,就是“家家有活干,人人把钱赚,村庄更美丽,邻里更和睦”。  

 


责编:农青

新时代,新方位,新使命。


栏目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