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 广告服务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每日时讯 > 国际·国内 > 正文

技惊世界:从纺织女工到全国石质文物修复第一人

  来源: 农村青年杂志   作者: 农村青年杂志社
导读:原是纺织女工的她,半路改行当上与专业毫无关联的文物监测员。因为热爱,她又勇敢涉足技术含量最高的工种文物修复,因而一度面对众多不解的目光。 石质文物修复,牵涉到考古学、鉴定学、金石学等多种学科,并非轻而易举的事。但她毫不畏惧,终于练出一身绝技
 
原是纺织女工的她,半路改行当上与专业毫无关联的文物监测员。因为热爱,她又勇敢涉足技术含量最高的工种——文物修复,因而一度面对众多不解的目光。
石质文物修复,牵涉到考古学、鉴定学、金石学等多种学科,并非轻而易举的事。但她毫不畏惧,终于练出一身绝技。在全球八大石窟之一的重庆大足石刻“千手观音”抢救性修复工程中,她带领团队苦干8年,“一战成名”。她应邀前往全球石质文物修复技术最成熟的意大利,在佛罗伦萨国家科学院的演讲台上介绍中国文物保护经验,赢得了世界赞誉。
2019年春天,她荣膺由联合国妇女署等推出的“2018年女性传媒大奖”年度榜样人物。
她叫陈卉丽。
 
 
半路出家,因爱情结缘文物修复
 
陈卉丽是四川人,当年从成都纺织高等专科学校毕业后,被分配到广汉市针织总厂,由一名技术工人成长为车间主任。她和爱人是“同学恋”,两人感情非常好,婚后却因为工作原因天各一方、分居两地。
“你愿意改行跟我搞文物修复吗?”一次团聚时,丈夫柔声问她。陈卉丽听了半天没说话。广汉有她热爱的纺织事业,忽然离开,从感情上很难接受。“可是……我俩总得要孩子吧?”丈夫说。这句话击中了陈卉丽心中最柔软的地方,她点头答应了丈夫。
1995年新年刚过,陈卉丽调到丈夫所在的重庆大足石刻艺术博物馆保护技术部任文物监测员。
第一次认真审视大足石刻时,看着眼前一尊尊风化剥落、面目斑驳的石像,陈卉丽心里一片茫然。这天晚上,她失眠了:“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在大足,属于文物保护单位的摩崖造像有75处,散布在偏僻的山野间。陈卉丽的任务就是在六七座山头间翻上爬下,监测这些石刻、洞窟是否稳定,有无病害。
丈夫告诉她,这里现存有5万余尊石刻造像,铭文10万余字。它们代表了公元9世纪至13世纪世界石窟艺术的最高水平,被誉为世界石窟艺术史上最后的丰碑。1999年,作为全球八大石窟之一的大足石刻,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
漫步在珍贵的石刻世界里,陈卉丽看到了初唐的蓬勃、盛唐的气韵、两宋的精美与生动。她认识到,其实自己每天面对的,都是无价之宝。她发现,那悬崖峭壁上一尊尊精美绝伦的菩萨造像,历经千年风雨侵蚀后,虽慈悲犹在,但容颜已改。她开始琢磨,怎样才能让它们恢复昔日美丽的容颜呢?
1996年,领导考虑到陈卉丽有材料分析和化学学科背景,就让她涉足馆内技术含量最高的工种——文物修复。由于石质文物修复十分复杂,不仅要有历史学、考古学、鉴定学、金石学、化学等知识,还必须熟悉钣金、铸造、鎏金、油漆、石刻、色彩等实用技术。而这些对于只有大专文凭并且从事文物保护工作仅一年多的陈卉丽来说,都是很大的挑战。面对众多质疑的眼光,她没有退缩:“事都是人干出来的,我就不信我不行!”
有一次,宝顶山大佛湾的孔雀明王造像龛檐残缺,由于雨水漫过造像,需要修复滴水岩。“我来试试。”陈卉丽架起梯子,在岩壁上打孔。石粉霎时劈头盖脸,她的鼻孔、耳朵里全是灰。但她没有一丝犹豫,而是坚持钉钢筋,调砂浆,一手扶住岩壁,一手用油画刀,把砂浆一点一点地从下往上敷。她边干边学,白天请教同事,晚上啃书本“恶补”,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工作上。经过5年的不懈努力,修复技艺越来越娴熟的她,终于从一名文物监测员变身为可以独当一面的修复师。
 
苦战8年,让“千手观音”重放异彩
 
在与文物打交道的过程中,陈卉丽还总结出“望闻问切”的四诊法——“望”是看文物的断裂、破碎、表面情况,对比资料影像;“闻”是嗅文物表面气味,看是否有污染霉变;“问”是向看护人员了解文物变化情况;“切”是用手轻摸触碰感受文物是否疏松,或用银针刺探被金箔彩绘覆盖的石质本体风化情况。
这看似简单的“四诊法”让她在业界获得了“一手准”的美称。此法可初步诊断出文物病害20多种,准确率达95%以上,与专业仪器诊断的结果基本吻合。
大足石刻千手观音造像是我国最大的集雕刻、贴金、彩绘于一体的石刻造像,有1007只手,每一只手上还有一只眼。千手千眼,微微俯视,普渡众生。她金光灿灿,非常漂亮,被誉为“国宝中的国宝”。然而,由于南方潮湿多雨,再加上800多年的风霜侵蚀,让其出现了砂岩胎体风化严重、手指等多处细节断裂残缺、金箔脱落等34种病害,830只病手症状各不相同,残缺440处。为此,陈卉丽心痛不已。
2008年5月,国家文物局将大足石刻千手观音造像确定为全国石质文物保护一号工程,实施抢救性保护修复。
千手观音造像占崖面积88平方米,展开面积220多平方米,高大壮观,与山体相连,材质多样。环境的复杂程度、修复所需的技艺难度,都非常高。因为工程的复杂性和艰巨性,在世界上迄今为止尚无可以参考的案例。所以,修复过程中出现的每一个问题,都将是世界级的难题。对中国文物的保护来说,这是史无前例的一次挑战。当时,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亲自点将,重担落到了陈卉丽肩上。
为了“对症下药”,陈卉丽带领团队整天“泡”在修复现场和方案堆里。他们常常为了一个小细节而辗转难眠,仅填写的调查表就达到1032张、35000个数据,手绘病害图297张,编制修复实施方案1066个。
在修复中,陈卉丽始终坚守文物真实性第一的原则。就像对断臂维纳斯一样,在没有准确依据的情况下,是不允许擅自“创新”的,否则就是对文物历史真实性的破坏。她说,在对千手观音石质胎体残缺部位进行修复补形时,要根据史料、造型本身的对称性,辨别出残缺手部原本的模样,再对缺失部位延伸补形。
有趣的是,团队曾尝试敦煌石窟修复中使用过的牛皮胶。没想到,在敦煌大放异彩的牛皮胶,在重庆竟“水土不服”。陈卉丽说:“因为这里高温高湿,一到4月,牛皮胶就开始起毛、滋生生物霉菌,使粘好的金箔迅速剥落。”
为了找到最佳的加固剂,陈卉丽和同事用了3年多时间,从10多种材料中提取不同比例剂量,反复进行实验100余次,最终配比产生了合适的“胶”。通过对文物“打针”注射加固剂,使千手观音造像风化石质得到有效加固。
陈卉丽知道,自己面对的都是无价之宝,用出去的一刀一针,都是不能撤回的。所以,必须慎之又慎。在修复时,她紧紧盯着石刻,小心翼翼地用手术刀和注射器进行修复……就像在手术台上拯救病患的医生,不敢有半点疏忽。因为文物保护环境的限制,他们不能用空调,也不能用烤炉。团队成员嗅着刺鼻的材料味,忍受着冻疮、蚊虫叮咬、化学试剂过敏等折磨,一步一步地攻坚克难。
每天待在高高的脚手架上,有时站着,有时半蹲,在石刻修复现场狭小的空间里,需要长时间固定一种姿势,这给陈卉丽带来严重的颈椎病和腰椎病。
经过8年苦战,2015年,陈卉丽率领团队让举世闻名的千手观音以金光灿烂的面容重现于世,此次修复工程也被评为第三届全国优秀文物维修工程。
 
赢得赞誉,却为亏欠了家人而内疚
 
回顾这些年,无数个白天的辛苦,结果可能是只修复了石像的一根手指。陈卉丽说,每次回家,她都没有精力和丈夫讲话;思念女儿的母亲,也常埋怨她不着家。等到终于修复了千手观音像,她拍下照片给老家的母亲看:“妈,我修好的。”她母亲看后惊叹道:“真漂亮!”
说来有趣,随着千手观音像保护修复工程的结束,陈卉丽也落下了另一个“病根”——见了石质文物,就会关注它有什么病害,并迫不及待地想去“治疗”它。在别人看来,这似乎有点“神经质”。陈卉丽笑称,这是自然流露出的一种职业本能。这个“病”也让她对石质文物的修复有了更高的热情。

千手观音像的保护修复工程也使陈卉丽“一战成名”。有一次,陈卉丽应邀前往世界上石质文物修复技术最成熟的意大利,介绍石刻千手观音抢救性保护工程及中国文物保护经验。作为中国工匠,她站在佛罗伦萨国家科学院的演讲台上,赢得了世界赞誉。意大利威尼托文化遗产集群负责人找过来,希望与她这位来自东方的大国工匠一起合作,并开出非常高的报酬。对于每月只有6000多元工资的陈卉丽来说,这件事对她无疑很有诱惑。但是,她谢绝了。
业内专家赞叹陈卉丽是“全国石质文物修复界第一人”。近几年,她是国家文物局排忧解难的“急先锋”,哪里需要就冲向哪里。四川乐山大佛、甘肃敦煌石窟壁画、河南洛阳龙门石窟、河北蔚县博物馆彩绘贴金石质文物、四川安岳茗山寺文殊像、重庆潼南大佛等多处著名文物保护修复现场,都留下了她的身影。她还受邀参与《陶质彩绘文物保护修复方案编写规范》《古代壁画地仗层可溶盐分析取样与测定》等行业标准专家评审事宜。
2017年10月,陈卉丽又接下两项重任,负责国家文物局川渝石窟保护示范项目——大足石刻卧佛、小佛湾摩崖上万余尊造像修复工程。尽管任务繁重,但她充满信心:“大足石刻是世界文化遗产、神奇的东方艺术明珠,我们有责任把它修复好、维护好。”
2018年,陈卉丽登上央视《魅力中国城》节目,介绍大足石刻8年的修复过程,新旧对比的千手观音像震撼了场上的每一个人。节目播出后,同事和朋友纷纷说她“红了”。
多年的付出和卓越的贡献,让陈卉丽屡获殊荣。她曾获得“全国三八红旗手”称号,也是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2019年1月21日,她成为由联合国妇女署和网易联合推出的“2018年女性传媒大奖”年度榜样人物。重庆市政府专门建立了“陈卉丽石质文物保护修复首席技能专家工作室”。

有人曾戏谑陈卉丽的丈夫说:“你家可是阴盛阳衰呀!”陈卉丽的丈夫双手一摊,爽朗大笑道:“她确实比我强,我服!”但陈卉丽深感亏欠了家人。她没和孩子一起外出旅游一次,“儿子参加高考我都没时间过问”。有时,甚至春节都没法和父母团聚。多亏她丈夫是同行,知道个中艰辛,经常在家人面前替她圆场,减少了家人对她的抱怨和误解。
现在,陈卉丽的又一个工作重心就是培养更多的新人。她希望能有更多守得住寂寞、练得好功夫的年轻人加入这个行业,为世界文化遗产续命养身,让国家文物保护事业进一步焕发勃勃生机!(王丽)    

相关文章: